O生活邦

朱敬一:比开放台湾不输韩国,自由化、国际化算不上经济政策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7-17

朱敬一:比开放台湾不输韩国,自由化、国际化算不上经济政策

2014年底,在萧前副总统的强力呼吁下,执政党掀起了一波「努力加入TPP、RCEP」的运动。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是两个自由贸易会员组织,分别由美国与中国大陆主导。抛开这两个自由贸易团体背后的政治目的不论,如果台湾能够加入其一,就几乎是一次与10几个国家签署了FTA,这对台湾原本落后的FTA签署,当然像是大补丸。

于是,马总统先是2014元旦致词宣示此方向,然后由已卸任的萧副总统成立民间推动委员会,再在总统府约集府院官员与立委敲定细节,复由外交部召回驻各国大使交代任务。然而,这些努力在2014年3月学运之后全都打住。因为两岸服贸协议引发民间对全球化的一些疑虑,当然也使台湾其他的FTA签署进程受阻。

签FTA也好、加入自由贸易组织也好,都是要推动贸易自由化、国际化。要使台湾经济自由化、国际化,这是蒋经国总统晚期,由当时的行政院长俞国华所提出。推动这「二化」的核心理念,就是相信「面对国际市场竞争,有利于台湾找到发展方向」。这个理念是「市场机能比政府指导更有效率」的延伸,原则上没有错。尤其在30年前,台湾尚未解严且经济管制甚多,政府老大哥无所不在,许多企业当时还少有国际竞争的历练。在那个时候政府市场开放,是完全正确的方向。

但是到今天,台湾推二化已经推动近30年。你若问自由化国际化还是台湾「唯一」的药方吗?我可以斩钉截铁地说:不是!那幺退一步再问,这二化还是台湾当前「最重要」的药方吗?老实说,我认为也不是。那幺退两步续问:为什幺那幺多政府官员还拚命在推自由化、国际化呢?那也许是因为他们在读书时中了极端芝加哥学派的毒,误以为市场万能、误以为贯彻自由开放,经济就一定会好。如果有人这样想,那就表示他们书没读通。

台湾推动自由化、国际化成绩如何呢?台湾、韩国相比,开放程度如何呢?最近韩国努力与欧盟、美国、中国大陆签FTA。透过11个FTA的签署,韩国的确争取到比台湾优惠的出口关税。台湾需要突围,跟上FTA大浪也是必须。

但若以国内市场开放度为指标,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WTO)最新关税档案,早在1995年就是WTO创始国的韩国,2011年实质平均关税率为6.8%,远高于21世纪才入会的台湾1.8%。台湾几乎所有产品都已列入开放清单,但韩国开放项目只有94.6%。

当然,世贸组织的数字没有计入韩国因为FTA而做的降税,但即使以关税收入除以进口金额为指标,韩国实质关税税率在2011年接近1.74%,也远较台湾1.16%为高。在世界经济论坛、美国传统基金会评比,台湾自由度都比韩国高。

表2整理出台湾、日本、韩国、新加坡四国的关税率,读者大致也可看出,台湾相较于日本、韩国,实在不能算是不自由、不开放。台湾比新加坡的关税率高,那是因为新加坡的製造业少,几乎全以服务业为主,当然没什幺关税。

再看看欧盟之例:君不见,欧盟诸国开放自由程度极高;如果自由化、国际化真是解救经济的灵丹妙药,那幺义大利、法国、西班牙、葡萄牙、希腊诸国就不会有今天的惨状。再看看台湾自己:目前除了两岸人货有诸多管制,究竟还有什幺不自由的市场?两岸经贸问题是该面对,但是那就是特殊的两岸议题,与自由不自由、国际不国际无关。

我常做一个比喻:自由化、国际化不能算是经济政策,就像「放牛吃草」不能算是教育政策一样。有些人以为,自由化国际化、开放竞争,厂商就会找到他们最有利的方向,政府不必多做其他。简单地说,「唯市场开放论」者认为,经济政策应该要「产业中立」,政府只要开放市场,不必再有产业政策。

可是这个说法投射到推动签署FTA的情境,就显然矛盾。看看韩国:当他们四处加签FTA时,一心一意所想,当然是他们的汽车、时尚成衣,这不是产业针对性是什幺?当老美与外国谈FTA时,三不五时就提到猪肉、牛肉、玉米,这不是产业针对性是什幺?当纽西兰与他国谈自由贸易时,又何尝不是想推销其奇异果等农畜产品,这不是产业针对性是什幺?所以简单地说,自由化、国际化所主张的开放市场,应该是与产业战略、产业政策分不开的。可惜的是,台湾政府在推服贸、货贸时只会说「再不签,纺织、机械产业就会竞争不过韩国」,但这只是消极论述,与积极的产业战略截然不同。

所谓的积极论述,就是要回答「我们想利用自由化、国际化这个手段,达成什幺经济与产业目标」这个问题。前经建会主委陈添枝2014年10月接受《天下杂誌》访问对自由经济示範区的发言,比许多财经官员讲得都清楚。台湾目前确实该推国际医疗产业,而为了消除国人对国际医疗可能会对医疗资源冲击的疑虑,确实该有国际医疗示範区。但这是卫福部为医疗产业该做的事,也该提出推动国际医疗产业的论述,这与自由化、国际化本身无关。台湾也确实该推动农产加值、认证、包装,创造14亿华人的食品加工产业。但是同理,这是农委会该做的事,也需要示範以消外界疑虑;这也与自由化国际化无关。把这些东西全部塞进一部自由经济示範区法案,就模糊了原本的产业发展目的,当然也就模糊了以示範区「驱疑」的论述基础,只剩下「自由化、国际化」的鹦鹉口号。

总之,整天喊「自由化、国际化」背后却没有积极产业论述,是治丝益棼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