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生活邦

我们都应该知道的东海岸故事─当家乡不在了,我们还会在吗?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7-10

湛蓝的天空,空气中瀰漫着太平洋浓厚的海味,风吹过黄橙橙稻田,台东的一切让人着迷,几年前的金城武广告场景上,笔直的伯朗大道上,巨大的茄苳树配着两旁嫩绿的稻苗,这景色更是让台东成了都市人假日放鬆身心的选择。

我们都应该知道的东海岸故事─当家乡不在了,我们还会在吗?

随着大量观光客的涌入,外来游客逐渐蚕食鲸吞台东这片净土,东部景色不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而是人山人海的观光客,海浪拍打的声音被人群的吵杂声所取代,同时间钱财的流入也让更多财团的魔手悄悄深入了台东。

白色陋屋的离去

「台东市中正路一号」、「白色陋屋」矗立在一片空地上的白色建筑物,今年五月由东海大学退休副教授阮伟明在脸书上分享了这栋房子的故事,迅速在网路上引起热烈讨论,吸引了各大媒体的报导。阮伟明教授推测,「这是一件非常单纯的建筑案,为了照顾他的家人,想省掉所有的材料费和工资,自己就动手盖了一栋房子。当然更不会懂得地中海风格,白色是因为老先生不需要去烦恼配色。」

房子的主人,87岁的李姓老翁,广西人,从22岁起房子工程已经持续的65年。盖了一辈子的房子,老翁用双手涂抹每一片墙上的水泥,没有钢筋没有地基,65年如一日用回收品装饰自己的房子,建出了一栋白色巨屋。然而平静的日子在去年被打破了,邻近的台东县农会饲料厂被开发公司标售,预计将地目更改为旅馆。

如今外海的白色老屋还在原地,但令人惋惜的是,当地居民表示白色陋屋已转卖给他人,老翁也不在屋内。让人不得不反省:当饭店盖好时,会带来一定的繁荣及收入,却是以居民宁静的生活所换来;当夜幕低垂时,确实会带来口袋中的钞票,但却是以天上的星星所换来。

Panay的故事

同样也是发生在东部另一县市—花莲的故事,Panay是位离开家乡打拼的单亲妈妈,为了让父亲及两位孩子过更好的生活,独自一人北上工作。在父亲意外病倒的时候,回到了她从小生长的东部家乡,却发现一切都变了。因为水圳的废弃,金黄色的稻田无法灌溉而渐渐消失。她突然发现,养育她的部落土地快要成为观光饭店,她决定起身为自己的家乡出一份力…。

我们都应该知道的东海岸故事─当家乡不在了,我们还会在吗? 太阳的孩子剧照

这是真实发生在花莲的故事,如今搬上了大萤幕,透过电影《太阳的孩子》让更多人去省思,台湾的东海岸正在发生什幺事情。《太阳的孩子》触碰了很多面向,如同导演勒嘎.舒米和郑有杰所说:「用故事去包容这些大大小小的议题,我们将沉浸在这些故事中,我们会忘了对立,重新用生活的态度去思考它,如此才能找到这些问题最重要的核心价值─人心价值的改变。」也是这部电影想要传达给每个人的讯息。

受邀观看《太阳的孩子》的魏德圣导演表示,与一般舞蹈不同,原住民舞蹈是用力踩在土地上,透过舞蹈来表达与土地密不可分的依附关係。当我们赤脚站在这片土地,我们能亲身感受到「有一种力量,叫温柔。」这份力量会带领我们守护我们的家乡,引领我们继续往前走。

漂泊游子的家乡

每位离开家乡的游子都像在城市漂泊的船,每艘船都有着不同离岸的原因,有的为了家人,有的为了餬口饭吃。城市的孤离让人与人之间靠得更近,心却离得越来越远。我们独自面对着生活上的压力、人际间的摩擦、不必要的交际应酬,都曾迷失在这城市中。

我们都应该知道的东海岸故事─当家乡不在了,我们还会在吗? 太阳的孩子剧照

但不管城市的风雨再大,孩童的记忆不停地提醒我们,宝蓝色的太平洋、晒过太阳的稻子香气、邻居家传来的炒菜声,会像船锚一般定在我们的心中,狂风暴雨中船只不再摇晃翻覆,告诉我们真正的自己在何处。是阿!我的家乡成就了现在的我,那最纯粹的自己永远不会改变,家乡使我们在面对社会保持最原始的初衷,不惧怕任何风吹雨打。

你有多久没回家乡了?会不会有一天想回家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变了?你有想过家乡会有消失的一天吗?少了海洋、稻香、孩童嬉闹声的家乡,还会是你朝思暮想记忆中的那个模样?当这一只铁锚被财团的观光经济从土地上连根拔起,失去了,就永远回不来了。

我们都应该知道的东海岸故事─当家乡不在了,我们还会在吗? 太阳的孩子剧照

《太阳的孩子》的故事不只发生在东海岸,台湾就像一整个部落,这片土地不管有多少动荡,只要我们心中的船锚未被拔起,总会有太阳让每个人感受到土地的温柔,感受到孩童漾起阳光般的微笑。《太阳的孩子》中没有好人坏人之分,只有对这片土地的真实,这是属于我们的故事,属于每位出外打拼的游子心中的故事,属于生长在台湾的每位「太阳的孩子」。

我们都应该知道的东海岸故事─当家乡不在了,我们还会在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