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生活邦

一个快把我逼哭的美国安检阿伯:「我是在帮你,不是你的敌人!」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6-14

一个快把我逼哭的美国安检阿伯:「我是在帮你,不是你的敌人!」Photo Credit: NuclearRegulatory Commission @Flickr CC BY 2.0

那是已经接近耶诞节假期的十二月中,原本计划十月就要开店的良辰吉时,因为执照一直申请不下来而延宕着。负责店面装潢的越南裔设计师告诉我,今天是最后一次检查,应该都没有问题了。

我不禁担忧地说着:「你从十月就说没问题,每次检查都还是有小问题。」

「没办法,你太倒霉了,遇到来检查的这几个,都太picky(吹毛求疵)了」他把picky讲得好大声。

检查人员在十二月左右到达,是一个满头白髮的白人老先生。看起来非常和蔼可亲,我想,「妥当啦,这次没问题了,我的外号可是阿伯杀手。」我用非常甜腻的微笑招呼他,他也很和气的说,「快耶诞假期啦,我想赶快检查完,快点回家,送你个耶诞节大礼。」

我陪着他,缓慢又仔细地这里打打,那里敲敲。他用着非常专业的机器,先是把所有冰箱、冰柜打开,确认温度、湿度。接着,油锅管线、仓库、下水道、警报器…他一边点头,一边在表单上打个叉(在美国,打叉代表通过)。

其实,这都不是第一次检查了,这两个月来,每一次检查,就需全部重来一遍,打掉重练无误。

最后,他把炸鸡排的油锅开启,火一点,烟雾弥漫,我看着抽油烟机迅速把烟雾吸纳入内,心想,「结束了吧。我终于要开始营业啦!」心中有种按耐不住的兴奋。我下意识看了看錶,当时是下午两点,距离他刚踏入店里,时间已走了四个小时。

「这烟不是顺时针往上抽,不能通过喔。」阿伯缓缓地说着。

「什幺,这什幺鬼,抽得上去不就好了吗?什幺顺时针?顺时针?顺时针?」顿时兴奋转成有点失控的怒吼。我还在阿伯面前,当场查了手机英文字典「顺时针」,深怕我听错了这个关键字。

他慢慢跟我说着,为什幺烟雾需要呈现顺时针的理由,但我的脸色却随着他的音调,越来越沉。我拨了通电话给装潢设计师,用着激进、疯狂的语气,叫他立马给我出现在店里面。这个检查的阿伯,看出我的慌张,又再重複了一次「这很重要噢,你一定要叫他好好修理一下。」

「如果耶诞节前夕无法通过,下一次检查就是假期后了,那就要拖到明年才能营运,我会损失好多啊。我已经从十月等到现在了,每一次设计师都说没问题的。」我小声说着,眼泪都快掉下来。

「放假前,我再来帮你检查最后一次吧!但是你一定要记得,如果我现在让你通过了,哪一天发生了危险,你有可能会破产,有可能会被控告,甚至再也无法在美国开店做生意。我是在帮你,让你的店面安全而且有保障。我不是你的敌人。」虽然阿伯脸上带着看不出任何情绪的表情,但我听得出来他并不是故意找麻烦,只是职责所在的坚持。

一个快把我逼哭的美国安检阿伯:「我是在帮你,不是你的敌人!」

Photo Credit: Georgie Pauwels @FlickrCC BY 2.0

平时在美国办事,总是看着大部分的美国人行为懒散、动作缓慢,好像一点都不严谨。这才发现,虽然龟速,虽然看似漫不经心,他们却很认真看待每个规定的事项,你说他死板也好,不知变通也好,这些检查,他们就是一个都没轻轻放过。

例如:店内炸物的废弃油一定要有专业厂商来回收,乱倒入下水道,就是等着吃罚单。但在开店前,检查员没看到回收厂商的签名、回收的设备放置位置不对,马上就说,一个月后再次检查见。

又如,店里只有一间厕所,按照规定,最多就只能有10个座位。那次来的检查人员就是要我立马把那第11张椅子给凭空消失。

还有,珍珠因为进口时间关係,已经摆在店内仓库,还没检查通过的仓库,他们说什幺就是不让原料进仓,说什幺都要我报废。我当下超想大吼,「妈的,珍珠还没煮,也还没过期,不能摆仓库,你是要我现在全部吃掉吗?」

这些林林总总的琐碎,让店面从十月延宕到十二月,房租、水电都是额外的成本。有时候,我的差不多性格上身时,会觉得「你坚持个什幺劲啊?!」「这有什幺关係呢?!」「你他妈的歧视黄种人,找碴是不是?!」

耶诞夜前一天,满头白髮的阿伯再次来检查了,一样地缓慢,一样地仔细。当报表上全都选项都打叉叉的那一剎那,我终于放下了心中的忐忑。

「耶诞快乐,我说过我不是你的敌人。现在你可以安安心心开始营业啰!恭喜。」白人阿伯终于露出微笑。

很多时候,我们总是漠视可能产生的危害,觉得法令、规定或是执法人员太过严苛、不知变通、或是故意找麻烦。

在事前,有时也会想方设法地逃避或轻忽,觉得哪有这幺倒楣、哪有这幺严重。只是,面对可能引起安全、健康的疑虑,是禁不起任何实测的。在可能发生的危险面前,我们只能更谦卑、更严谨。

「我不是你的敌人」这是我在那个耶诞假期体悟到最深刻的一句话。

文:EuphieChen(在台湾完成了所有可以完成的学历。大学主修是国际企业,研究所、博士班的主修是能源。然后来到诺贝尔奖得主最多的芝加哥大学进行研究。最后却不务正业地在华盛顿DC开起一家卖着台湾小吃与珍珠奶茶的CAFE。)

Photo Credit: Nuclear RegulatoryCommission @Flickr CC BY 2.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