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生活邦

「你们帮助他,不是帮他把事情做好,而是教他怎幺做」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6-11

「你们帮助他,不是帮他把事情做好,而是教他怎幺做」

这样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会需要很多很多的贵人来体谅和扶持,尤其求学时期,师长及同学既是向上的力量,也是向下的力量。虽然有一小段求学路走得艰难,他们没有怨恨过谁,和孩子有缘的是贵人,无缘的也不能强求。

所幸,仕轩遇到了一位让他在整个学习状态大跃进的老师。

这位陈老师温柔的个性及充满智慧的方法,让淑雅印象非常深刻。

中年级生要练习抬便当到教室,陈老师并没有安排仕轩值星,有同学就问:「老师为什幺六号不用抬?(六号即是仕轩)」老师当场告诉同学们:「因为他身体不好,没有力气抬,可能会跌倒或东西打翻,但是老师会安排他做其他的事,每个人都有任务要做。」

单是这点就让淑雅觉得很棒,「有时候,虽然老师很有心想要好好照顾这类的孩子,但若方法不对,可能会造成其他同学的反弹,认为老师偏心之类的,孩子可能因此受到另一种排挤。」

淑雅更加肯定的是陈老师经营班级的智慧和用心。

例如仕轩有时会对同学没礼貌,情绪障碍让他曾对同学大小声的发脾气,但老师没有因为他生病而纵容,反而要仕轩跟同学道歉。结果同学还帮忙说情:「老师,没关係啦,是不是因为太热了,他才情绪不好?」

陈老师甚至让同学帮忙仕轩时,会提醒:「你们帮助他,不是帮他把事情做好,而是带着他、教他怎幺做。」例如上毛笔课,会有水桶放在教室后面让大家洗毛笔,仕轩很想去帮忙,但陈老师并没有「怕他打翻」而阻止,反而是说:「好,你要帮忙,请某某同学和你一起去。」因为仕轩提水桶会晃动,会高高低低,同学有时没办法处理,老师就会放下她的工作,说「仕轩我跟你一起拿」,她不是帮提,而是跟他一人提一边,教导他怎幺正确提水桶。

以往运动会仕轩是不参加的,平衡不好的他怕给大家带来麻烦,但有一天运动会的大队接力,陈老师特别问淑雅:「能不能让他留下来帮大家加油?」不但会尽量让他和同学们在一起,有时也会让他参与趣味竞赛。仕轩曾经参加趣味竞赛时掉球,很久都弄不起来,淑雅听到一旁有家长说:「那个小孩怎幺这样啦?这样干嘛让他参加?」反而,他们同学没有任何人给白眼或抱怨,他们可以理解仕轩平衡感不好、容易跌倒的情况,就觉得「玩开心的啊没关係嘛」。

「类似这样的事情,让人感动很多很多,我曾经问陈老师有教过身心障碍的小孩吗?她说没有,之前是教资优生。我就觉得:哇,这样落差不是很大?可是她又做得这幺好,能因材施教……,不只是能教育仕轩这样的孩子,对其他孩子们也带得很好,所以他们班级气氛很融洽,每个孩子都很棒。」

刚开始学写作文,都会分成小组讨论,仕轩连拼音都不太会,更别说作文了,当其他同学分成小组的时候,陈老师就会带他到一旁学认字,学语词,不会因为是智能障碍的孩子就放弃,而是觉得能提升你多少就提升多少。这也让仕轩越来越喜欢阅读,甚至还会主动上图书馆看书。

有时上的课仕轩听不懂,例如数学,陈老师不会让他在一旁发呆,反而特别自掏腰包买贴点点的画册给他,教他在这一堂课把图形贴满,一来不会没事做,二来透过图像的方式也是另一种学习。

班上有位可说是品学兼优、文武双全的同学,很照顾仕轩,相对的,仕轩也很崇拜他。有时遇到仕轩有情绪障碍时,例如上课听不懂,他会打自己的头:「我好笨,我好笨。」老师会跟这位同学商量,请他去鼓励一下,他就会说:「仕轩,你那幺厉害,你看你画画都会得奖,我画画都还不会得奖咧,你真的很讚喔!」这时,仕轩就会仰头,出现很崇拜很开心的表情,因为偶像讚美他了。

淑雅忍不住说:「老师,我真的好感谢你喔,仕轩不但进步很多,而且班上同学对他都很和善。」陈老师客气的回答:「那是因为我们班的同学都很善良。」

然而,淑雅心里默默的想,「这个班的同学有四分之一来自之前的班级,那些同学我都认识,不要说对仕轩,对我都是不太理会的,可是现在看到我都会主动打招呼,对待仕轩的态度也亲切友善,和之前有如天壤之别,这些……和老师的态度及教导应该有很大的关係吧!」

看到孩子每天雀跃开心去上学,做父母的不但轻鬆更是欢喜,淑雅特地向小胖威利病友协会报告,让他们知道有这幺好的老师,后来协会还呈报给教育局。有一天,陈老师在收发文时,看到一份公文写着优良教师,她心里还想:「这什幺年头了,还有优良教师?」打开来看,怎幺是自己的名字?她吓了一跳,内文写着感谢老师很照顾小胖威利孩子……

「仕轩妈妈,妳是不是有去跟教育局说什幺?」

没想到教育局会发文表扬优良教师,淑雅赶快说:「是我们协会的祕书长知道这件事,他觉得好的老师应该要让大家知道。」

陈老师很惊喜,很不好意思的说:「完全没有想到……」

多年后,每一次想到这位老师,淑雅还是一叠声的强调:「真的非常非常棒,她不只很用心带仕轩,还把班级经营得很好,同学们彼此感情好,大家相处得好快乐,每个同学都像天使一样,真的,我好感激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