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家生活

稀土厂风波‧丘运达列举国际阐明‧稀土废料不可能运回澳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7-28


(霹雳‧怡保23日讯)霹雳州反辐射抗毒委员会主席丘运达披露,据他所知,国际一项条例阐明,凡带有辐射性的废料并不允许运出国,因此,政府向莱纳公司建议把提炼稀土后的废料运回澳洲的方案不可能落实,他也担心莱纳稀土厂的永久埋毒槽建在霹雳州。他说,当年红坭山的辐射毒害事件,亚洲稀土厂建设永久埋毒槽时,居民曾坚持要求政府与厂方把辐射废料运回日本,对方却告知,国际上的条例并不允许这幺做,他才知晓此事。他强调,如今莱纳稀土厂还未正式投入生产,我国人民就应坚决否决设立稀土厂。丘运达週四召开记者会指出,他不排除如果莱纳稀土厂正式运作后,其永久埋毒槽有可能设在霹雳州,因为其友人一个月前曾在电台节目中听到“霹雳州目前已有埋毒场,且做得很好”的言论。称埋毒槽或设霹州“我劝请霹雳州子民密切留意这个问题,因为目前关丹的永久埋毒厂地点至今仍未宣布,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他透露,反辐射抗毒委员会与亚洲稀土厂厂方于去年11月3日进行第18次会议,厂方表明已向政府申请,将目前坐落在升旗山腰的永久埋毒槽方圆1.6公里作为缓冲区,以作为一个安全模式,但目前还不知道政府的意愿如何,明埋毒槽会危害周遭的环境。“当年怡保高庭法官就亚洲稀土厂事件作出下判时提到,稀土厂在生产过程中危害居民健康,因此应立即停止生产;而且在2003年厂方要拆厂时,该厂总经理透露必须用上2年的时间拆厂,原因是员工必须谨慎地清理建筑物,不能造成厂内的灰尘飘向四处,危害居民健康。”丘运达声言,以上两点足以证明建立稀土厂对人民的危害,当年很多红坭山的居民也患上癌症死亡,其危害性有多大,至今仍无法估计,但肯定是还存在。他说,稀土钍废料半衰期为140亿年,如今升旗山腰的永久埋毒槽建筑物不可能维持那幺长的时间,厂方至今也不能保证永久安全,只表明目前的防範措施做得很好。“一旦关丹建立稀土厂后,肯定也会面对同样的问题,我们不希望关丹成为第二个红坭山。”吁民众参与红坭山集会为了深切表达对关丹人民反稀土活动的支持与声援,丘运达披露,委员会定于2月26日(星期日)上午11点,在亚洲稀土厂的旧址前举办集会,他呼吁社会人士及红坭山居民踊跃参与。他说,我国人民已经从红坭山居民身上吸取历史教训,如今红坭山居民也对关丹的遭遇感同身受,希望届时更多人能不分政党与肤色,一同参与集会向政府表达心声。“这项集会也是代表保护环境,保存人民的生活素质,不要我国成为国际‘垃圾场’,使到人民的安全被典当。”出席记者会的人士包括霹雳州反辐射抗毒委员会医药基金负责人曾金莲、周育华、温桥、支持者黎群、周锦欢、朱松基及当地居民。【热点新闻:稀土厂风波】‧2012.02.2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