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家生活

男人变身秀(二)‧变装不是变态‧男扮女装为兴趣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7-25

男人变身秀(二)‧变装不是变态‧男扮女装为兴趣当我谷歌搜寻Angie Ng时,心里想,电脑荧幕会跳出的应该是本地年轻名模,万万没想到竟然跑出一个“Angie Ng:Malaysia Crossdresser & Transgender黄洝祺变装易装男扮女装反串变性摄影坊”,哇,本地民风何时变得如此开放,我按捺不住好奇便按了按滑鼠右键……嘟嘟嘟,电话接通了,手机话筒的另一端传出的是一把男性低沉的嗓音,使我对即将碰面的黄洝祺又更加深了期待,脑袋跟着冒出无数的问号,你还没进手术室吗?还是女性荷尔蒙最近缺货?在採访之前,我也曾用手机简讯试探性询问他(或她)目前的状况到底是他还是她,他并没有正面回应,只是写说:“变性只是跨性别其中的一部份。”后来,当我们面对面坐下来交谈时,我又大胆地再次抛出同样的问题,他立即反诘:“这很重要吗?”拒谈是“他”或“她”“嗯……这很重要吗?”我不禁问回我自己,答案是她或他,对我,以及对大部份其他人而言好像真的煞有其事,然而,即便我们得到了真正的答案,却始终无法将他或她当一般正常性别来对待,而是划入跨性别族群之中,甚至用异样的眼光来看待他们。眼前的黄洝祺,顶着一头及肩的飘逸长髮,下颚稍宽的方型脸抹上淡妆,双眸因涂了眼影戴上假睫毛而更显娇媚,他穿着一袭全白连身裙,身材凹凸有致,由头到脚活脱脱是女人……但由于骨干像男人般宽大,双臂壮粗,整体感觉更如金刚芭比,实在不难将他联想为变性人。“我是男人,变装只是自己的一种兴趣。”黄洝祺说道。丝袜勾起变装慾望一双丝袜,勾起了黄洝祺变装的慾望。在他五六岁还是个小男孩时,有一位阿姨找黄妈妈串门子,并带了两双丝袜来。他看见妈妈和阿姨试穿丝袜,出于好奇,趁两人没注意时他偷偷拿来试穿。第一次触碰到丝袜,那柔滑的质感让他无法忘怀,他喜欢自己的双腿被丝袜套住的感觉,腿看起来滑滑的非常漂亮。过后,只要一逮到机会,他便会偷穿妈妈的丝袜,刚开始只是丝袜,接着是妈妈的衣服、高跟鞋、胸罩及内裤等。但有一天放学回家后,黄洝祺突然发现那双自己十分熟悉的丝袜竟然不见了!妈妈把它收藏到哪里了?他遍寻房子每个角落都找不着,当时的他还小,还不知道长大后自己可以购买一双丝袜而因此难过了好一阵子,以为变装游戏就此结束。表弟撞见没责骂过了一两年,当他在住家附近与朋友玩耍时,竟意外拾获一双裤袜(Pantyhose),他还分不清楚裤袜跟丝袜的差别,只觉得两者的尼龙质感非常相似,他感到兴奋极了,试穿之后再把它秘密收好。直到某天,他套上了裤袜,正搭配着妈妈的连身裙和高跟鞋时,表弟突然进房,他急忙褪下连身裙和高跟鞋,却来不及脱掉裤袜就被表弟撞见,结果表弟只是笑了笑,对他说:“你在试穿你妈妈的衣服哦,看起来还不错。”幸好,表弟没再向任何人提起这件事,但黄洝祺则提醒自己将来得更加小心,要不然必会惹出麻烦。被弟弟抓包讥笑第二次被抓包就没那幺幸运,是被弟弟当场逮到。弟弟根本无法理解他的变装行为,讥笑他样子好丑好傻,而身为哥哥的他只好哀求弟弟替自己保守这秘密,并承诺永远不再变装。升上中学后,黄洝祺发觉课堂上的女老师套上肤色裤袜的双腿,又滑又美丽,这让他回想起自己小时候的变装经历,他也好想好想重温套上裤袜的感觉。因此,每当没有人在家,他便反锁在妈妈的房间,打开衣柜,对着镜子逐一试穿妈妈的衣服、裙子、高跟鞋、胸罩及内裤等,他也学会了替自己上妆。鼓起勇气到超市买丝袜可是,丝袜穿久了就会磨损会破掉,是时候拥有一双属于自己的丝袜,黄洝祺对自己说,但要如何实现呢?原来妈妈的丝袜都是在百货公司的女装部购买的,有一天,他终于鼓起勇气亲自出马去挑选,他骗销售员是妈妈託付的,虽然销售员一脸怀疑,但最终还是让他如愿以偿。握着第一双真正属于自己的丝袜和裤袜,那快乐彷彿笼中鸟忽然可以自由飞翔,自此以后,黄洝祺的採购单便不断地拉长。架设网站分享心路历程现年37岁的黄洝祺,十五六年前便已勇敢的变装出门,并藉当时方兴未艾的网际网络,架设个人网站分享变装经验和照片,“我还不太会化妆,所以照片都只拍下半身,没有头。”从早期的个人网页、部落格,再到社交媒体ICQ、MSN以至现在火红的面子书,这些年来他都非常活跃于虚拟国度中,也大方剖白自身的变装心路历程,因此受到国内外网友的热切关注。採访当天,黄洝祺特邀好姐妹李诗澐一起受访,原来他们是透过面子书结识的。李诗澐说,她跟黄洝祺虽然相识不久,才三四个月,算起来採访那天也只是他们第四次见面,但她形容两人一见如故,非常投机,“我们很有默契,有些事还停在我嘴边,他就先说出口。”把朋友分成两类她把黄洝祺当好姐妹来对待,两人会聚餐、逛街买鞋和泡夜店,儘管不常见面但就靠互通手机简讯或打电话来维繫感情。然而,李诗澐的有些朋友对这段友谊不以为然,给黄洝祺很负面的评价,但李诗澐丝毫没把这些放在心上。黄洝祺透露,对于自己的变装行为,家人至今都还被蒙在鼓里,而他则把朋友分成两类,一类是可以接受变装的,另一类则是抱持抗拒的心态,他并不勉强要获得后者的接受与认同,因为他们很少接触变装者,在不甚了解的情况下,若要向他们说明则要花很多时间,况且他们一开始也无法接受。貌似变性人常遭性骚扰一旦变了装,黄洝祺觉得自己就是一名女人,也希望旁人给予尊重,可是由于貌似变性人,因此曾遭受差别待遇,被酒吧拒于门外,因为一般人对变性人都存有偏见,把他们与性工作者划上等号。黄洝祺说,上夜店玩乐时就曾被搭讪或“问价”,甚至被毛手毛脚,这让他很不舒服。变性人与变装者本质不同“因为一小部份人做了有伤风化的事,所以整个社会对我们带有偏见。我们其实能改变社会的看法,就是先从自己的行为开始。变装但不做有伤风化的事。变装不是过份装扮、变装不是高调引起别人注意、变装不是变态、变装也可以为社会贡献、变装也可以很正常生活……变装纯粹为你自己”,黄洝祺的个人网页如此写道。跨性别族群涵括变性人(Transsexual)、变装者(Crossdresser)、扮装者(Transvestites)、变装皇后(Drag Queen)和变装国王(Drag King)等。若单从外表来看,变性人与变装者之间的差异甚微,实在教人难以区别,但两者本质却不尽相同。未想过变性做女人黄洝祺比喻,变装只是变性人的其中一个过程,就好比车站,而变装者只会停留在这一站,不像变性人会继续向前,他坦言,自己不曾动过要动手术或注射女性荷尔蒙来变成真正的女人的念头。变性人在动手术前也变装,他们是坚决要做女人,要在生理上、感情上、生活上,过与女人完全相同的生活。变装者虽然爱穿女人衣服,打扮成女人,但在潜意识里他们觉得自己是男人,女人的衣服等物只是给他们带来安慰。开设摄影坊顾客跨国界一般人对于变装者所存有的另外一个迷思,就是断定他们为同性恋,黄洝祺指出,有调查显示10个变装者之中其实有8个是异性恋,像他就曾交过几位女友,也并不隐瞒自己的变装行为,过去的恋情曾因对方始终无法接受而无疾而终,但现任女友不仅对此不表介怀,甚至还愿意与变装后的他一起出门同游。像黄洝祺这样敢于披上假髮、穿上裙子、戴上胸罩、涂上口红、踩着高跟鞋大方出门的变装者是很少数,绝大多数只愿意关在家里偷偷地把自己打扮成漂亮的女人,对着镜子搔首弄姿获取心理上的满足。比利时网友越洋光顾3年前,黄洝祺开设了一间摄影坊,提供各式各样的服饰以及化妆、摄影等服务满足变装者的需要。其两百多名的顾客群遍布国内外,当中不乏远自美国、法国、纽西兰及加拿大等国家,他询问一名比利时的顾客,为何要特地大老远地飞到我国,难道比利时当地或邻近地方没有这样的服务?原来这名顾客是黄洝祺的忠实网友,看他的部落格已有十多年,只是黄洝祺不晓得罢了!/副刊‧报导:周岳翔‧2011.09.2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