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家生活

悠游上班族,尽在法兰西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7-10

悠游上班族,尽在法兰西
谈起法国,大家脑海总会出现一堆套板印象:「法国人很浪漫」、「法国人是否很悠闲,经常不用上班?」......实情是,为追求所谓的浪漫、发掘生活情趣,法国人不会盯着时间表争分夺秒赶进度,办公室里亦没有如机器一般multi-task的同事,下班后亦别指望有人回覆公务WhatsApp与电邮,天灾后更无一窝蜂赶返工的壮观景象 - 故此,对比香港人,法国人总是格外地悠闲、优哉悠哉,不费吹灰之力即达到work-life balance。

如此猜想下去,无论用哪种逻辑推论,结果也只有一个:法国是个没有人认真工作的国家。举国奉行无为而治的资本主义国家,可以长久吗?又,事实是否如此?

法国服务业 关键在于眼神制敌

在法国生活,必须懂得自煮。早几日计划好三餐,再到附近超级市场入货,以省下出外用膳的钱。由于不是每间店都有自动收银机,因此购物时往往有机会跟职员打交道。若当日生意较少,或在居民不多的地区,店员心情轻鬆,自会向熟客搭讪,谈谈天气、生活近况,犹如邻居。每日早上八时半开门后,迎来一张又一张熟悉面孔,颇感温馨;个别店员见生意不多,也会懒散起来。

某年初夏,巴黎又热又乾燥,人人忙着买西瓜回家大快朵颐;某日,笔者如常到超级市场购物。临近放工时间,顾客如鲫,五个收银柜枱中,只开了其中一个。大家在寻找职员之际,发现除了一人在收银外,其余的都在另一柜位前聊得不亦乐乎。又有位女店员虽在工作岗位安坐,却没有接待客人,反而慢条斯理地吃着雪糕;眼见她把每口滋味嚐尽才吞掉,几位推着购物车的客人为之气结,纷纷打着不悦的眼色......店员听见不悦之声,唯有不情不愿地放下雪糕杯,投入工作。怎料,客人愈来愈多,不消一会,搁在一旁的雪糕溶化成水。轮到笔者付款,瞥见她眼中几分抱怨神色,只觉好气又好笑。

由是想到,香港的超级市场鲜有店员闲着,更别说在当值时吃东西了。当日刘德华的金句「今时今日咁既态度点得㗎?」深入民心,但世界很大,在不少地方,顾客并非至上,打工仔的尊严更重要。此刻方知,原来咁嘅态度真係得㗎!

在法国,不论侍应抑或客人,都必须守礼尊重。巴黎咖啡店林立,而这些餐厅大都是小本经营,因此侍应不如香港连锁快餐厅的员工般随意使唤,其气派倒似澳牛伙计 - 繁忙时段客人多,他们应接不暇,此时你只得乖乖坐着,低调示意,静待侍应完成手上工作才过来招呼你;若心急浮躁高声叫嚷,只会被告知必须稍候,其不悦神色彷彿在说「急甚幺?难道全世界只服侍你一人吗?」当然,更多时候是被路过的侍应无视。

有说法国菜食足三小时,笔者认为应是两小时用餐,一小时等待,合共三小时才对。对比香港茶餐厅客人还未打饱膈已被催促埋单,巴黎餐馆与咖啡店大多位于景致优美的街角,阳光明媚时,户外风光算是给顾客些少心理补偿;若菜式可口,更是加分。间中还有幸运奖 - 某次到一小镇餐馆吃午饭,菜式不算精美,亦非毗邻名胜古蹟,甫一坐下,即发现一位留着飘逸曲髮的俊俏男侍应在户外用餐区穿梭,却从不走进室内,似乎是店家的「招财猫」,又或是生招牌!

法式公务员 奉旨按章工作


讲到法国公务员的待客之道,亦恶名昭着。法国的公营机构极多,而公务员不限于在政府机构工作的职员;以大学为例,由教授到图书馆职员,皆是公务员。薪金不高但胜在够稳定而且工时有限 - 不少部门每日準时下午五时收工。至于罢工,则是每年盛事,响应者众,被追究者寡。

几年前笔者为申请签证,数度前往市政府机关,每次须花一整日时间,却吃一肚子西北风,并以文件不足为由拒绝接纳申请,拖拖拉拉达半年。期间稍加询问,职员即臭着脸,不耐烦地拉高声线,重覆官方标準答案,丝毫没打算回答问题;某一回,笔者沉不住气,将文件重重地往桌上敲打泄愤。及后终于拿到签证,笔者如释重负,方忆起过去一段时间为这事烦心,连饭亦吃不下。

虽说法国人的工作态度实有可恨之处,但亦非举国上下都是如此,否则公共秩序早就崩溃;真正勤奋的人,才不会在你面前晃来晃去邀功吧?「长命功夫长命做」这话一字不差,皆因功夫总有做完的一日,只待是何时。
悠游上班族,尽在法兰西

教你一招区分点头之交与密友

在法国,当地人与友人相遇时不单会讲哈啰,亦会以拥抱和亲吻示友好;对于较少肢体接触的华人来说,确是有点唐突。事实上法国人并非见人就揽和锡,对于陌生人及不太熟的朋友,他们会握手并说声bonjour(即good day,等同英语的hi)。若双方相识且相熟,或透过相熟朋友而认识的人,见面时则要轻抱对方,并在脸上锡几下 - 相熟朋友坚锡四下,否则面贴面假吻两下算数。不过,近年随着定居法国的亚洲人口增加,法国人也明白其文化差异,不会勉强对方遵守其传统礼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