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家生活

台湾条件好、唱衰声音却不少,开发商达德能源解开离岸风电 3 大迷思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6-24

台湾条件好、唱衰声音却不少,开发商达德能源解开离岸风电 3 大迷思

谈起近期外界对于离岸风电的声浪,投入再生能源产业 17 年的达德能源董事长王云怡语气透露了无奈,「我总觉得等到我们把风场盖好,外界就知道了,」谣言就可不攻自破,但这次以核养绿公投过后,王云怡发现,光只是做还不够,需要花更多时间跟外界沟通,让民众真正了解离岸风电这个产业。

达德能源(wpd)在台湾前身是英华威公司,自 2001 年进驻台湾,从陆域风电着手,至今已盖逾 180 座陆域风机,市占率超过 5 成,「陆域风电是现在所有再生能源中最便宜的,台电收购陆域风电是一度电约 2 到 2.7 元,比最终用户的电价还便宜,」王云怡说。

台湾条件好、唱衰声音却不少,开发商达德能源解开离岸风电 3 大迷思

达德能源董事长王云怡,自 2000 年投入再生能源产业,管理台湾风场开发团队。

随着陆域风机趋近饱和,离岸风电被视为下一个具有发展潜力的再生能源,台湾设定 2025 年离岸风电装置容量要达到 5.5GW,周边水下基础、海事工程、离岸风力机、维运等商机上看 9,000 亿元,成为台湾近年来重大投资案。达德能源自然也没缺席,负责开发桃园丽威风场 350MW、云林允能风场 640MW,其中允能风场已在去年 12 月与台电签署购售电合约(PPA),是脚步相对快的开发商。

开发商挺国产化,台湾供应商疑虑多

配合政府推动离岸风电国产化政策,云林允能风场採用西门子 8MW 风机,西门子歌美飒也喊出提前 2021 年在台设置风机机舱组装厂。王云怡表示,对开发商而言,生产基地设在台湾,有助于兴建与维运期,若碰到零件问题,可随时补充、更换,免从欧洲运送往返,「我很认同政府国产化的方向,一方面我也鼓励台湾业者能下定决心投资,」但现在面对的问题是──台湾供应商仍犹豫不前。

许多本土本製造商老闆内心的疑虑是,前期 3.5GW 装置容量到底够不够养一个市场?一旦投入离岸风电后,必须採购设备、机械、船只等,但市场上有足够的订单量吗?

王云怡认为,在海事工程方面,台湾过去鲜少有在海上工作的经验,可藉由盖离岸风场奠定基础,未来有了船队,不一定只做离岸风场的工作,还可承接国外其他海事工程案子,希望业者能够把眼光放得更远。

台湾条件好、唱衰声音却不少,开发商达德能源解开离岸风电 3 大迷思

在海事工程方面,台湾过去鲜少有在海上工作的经验,可藉由盖离岸风场奠定基础。

其次政府应扮演更积极鼓励的角色,当业者投资设备、买地建厂,政府可以提供融资、找地等协助;开发商则是给予订单量、市场,让供应商能放心投资。

跟银行借钱最难,前高后低费率为何重要?

因应国产化要求,垫高离岸风电初期开发成本,但今年预告的离岸风力趸购费率骤然下降,砍到每度电 5.1 元,并取消「前高后低」费率机制、设下 3,600 小时满发上限,整体投资环境出现重大改变,吓坏来台投资的开发商。

外界质疑前高后低的费率设计,让开发商提前出场的机率变大,卖风场股权吸金。对此王云怡认为这是很大的误解,「 以简单的逻辑来看,趁风场在高价时卖掉跑了,那承接的人是笨蛋吗?不可能有这种事情。」

一个离岸风场的专案融资高达数千亿元,自有资金 25%、75% 融资贷款,每笔钱都被银行严谨看守,钱不会随便进到股东的口袋,必须等到开发商把全部的债还完后,才能动用资金。

台湾条件好、唱衰声音却不少,开发商达德能源解开离岸风电 3 大迷思

一个离岸风场的专案融资高达数千亿元,自有资金 25%、75% 融资贷款,每笔钱都被银行严谨看守。

一旦拿掉前高后低费率机制,相当不利于银行融资。王云怡说,若 20 年平均价格,银行就会斤斤计较,计算每年发的电是否足够还贷款,「任何一点点风险,银行都不愿承担,」尤其国内离岸风电的专案融资才刚起步。

股权稀释不代表落跑,专业开发商都这幺做

至于风场在投资前期就「释股」,王云怡说明,股权稀释是正常行为,不代表开发商準备落跑,而是让更多财力好的人加入,「 如果我们都把钱放在同一个案子,就没有其他资金去开发新案子,所以会找其他股东加入。 」银行团也会把关这些投资名单,确认他们是否有足够的财力担任股东角色,「并不是随便阿猫阿狗都可以进来,」王云怡坦言,跟银行借钱是最难的事,没有外界想得容易。

谈到近期日本电力公司 JERA 来台投资上纬第一座离岸风场海洋风电,取得三成股份,「JERA 看到的是机会、趋势,」王云怡不禁感叹,台湾拥有相当好条件,却有人不停地唱衰。

风机转动就有收入,经营风场如何「获利」?

离岸风电属基础建设案子,回收期长、利润较低,风险较小,深受退休基金的喜爱。因为风机转动就有收入,不用担心燃料市场的变动,唯一变数就是风资源的变化,像是风力大或小,最初也都有纳入风险考量。

「唯一获利就是卖电,」通常融资期限长达 12 到 15 年,在风场运转发电后,靠卖电慢慢偿还贷款、利息,还完后才轮到开发商赚钱,这也意味着风场营运 15 年后才可能谈获利 。

自「电业法」修正后,电力可自由买卖交易,未来把绿电卖给企业会是新的收入?王云怡认为,这牵涉到企业、台电、再生能源业者三方未来如何配合,企业用电有离、尖峰,究竟要把绿电卖到离峰或尖峰时段,仍与台电做沟通。

以及开发商与企业签购售电合约(PPA),必须先取得银行的认可,银行必须确保这名买主能否长期固定买电。过去达德在德国有跟 Google 签署 PPA,「必须到 Google 公司的等级,银行才有可能接受,」王云怡说。

台湾离岸风电正处关键时刻

下週经济部能源局将公告 2019 年再生能源趸购费率,牵动台湾离岸风电产业走向,王云怡认为,3,600 小时满发上限、取消前高后低费率机制必须做出调整。

「3,600 小时犹如科技退步,」全世界都是鼓励多发电,让风机发挥最大效益,但台湾却设下每年 3,600 满发小时的售电限制,等于先前所做的努力都白费,「这是技术退步的做法,全世界没有看过这样的设计。」

在必须负担国产化任务之下,预告的 5.1 元费率对大部分离岸风电案子都不太乐观。在费率不确定的情况,达德目前也无法跟在地供应商谈价格,王云怡直言,「 到底可以用多少钱跟业者买设备,现在是政府在决定的 」趸购费率若大砍,开发商仅能用有限预算购买国产化设备,间接可能影响离岸风电国产化发展。

过去 2 年台湾在离岸风电所累积的动能能否延续下去,接下来政府所做的决策至关重要,不仅关乎台湾在亚太离岸风电的竞争力,还有期待已久的新产业活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