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家生活

台湾是我家!瑞士来的布素曼修女遗愿要当台湾人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6-24

「台湾就是我们的故乡,这里是比瑞士还要美丽的国家,我们要埋葬在台湾......」瑞士来的布素曼修女曾这幺说,奉献台湾47年,布素曼修女生前有一个愿望:「我想留在台湾,拥有一张台湾的身分证。」可惜,今生她的愿望没能够实现......

台湾是我家!瑞士来的布素曼修女遗愿要当台湾人

「哪里有需要,我们就往哪里去。」具有护理师执照、瑞士来的布素曼修女(MartinEllaBussmann)因为这个信念,她毅然离开瑞士,在28岁那年远渡重洋来到台湾。

那个年代的台湾,是艰辛的年代,各方面条件可不比现在。布素曼从瑞士抵达台湾后,她到了台湾最东部的台东,和其他修女们深入台湾最偏远的山区服务。

来台湾后,她们发现那个年代的台湾医疗资源极度贫瘠,决定在偏乡建立医院。从无到有,一路走来是筚路蓝缕,2年后,「关山圣十字架医院」落成,布素曼修女就在这里用她的护理专长,照顾最需要帮助的病人。

年轻的「布素曼」,充满了干劲,她不怕辛苦、不畏艰难,乐于面对一切艰难的挑战!布素曼做起事来快又有效率,其他伙伴为此还特别给她取了个绰号,叫作「布素快」!

在医院服务2年之后,瑞士总会提供机会让布素曼修女再到美国进修护理和英文,布素曼学成之后,带着所学再回到台湾。

从此,她不曾再离开台湾。她的一辈子,都给台湾了!

布素曼除了在医院照护病人,她也到宅照护病人。由于台东幅员辽阔,她也和其他同仁深入山区偏远部落探视无法外出就医、却是真正需要,也最需要医疗照护的民众。

有些部落村民褥疮伤口都已发臭,却一直没有就医,还好有布素曼修女,她不辞千里为亲自到宅帮这些病人换药,有的伤口都已溃烂发臭,她却从不嫌恶,照护病人,就像照顾自己家人一样。

走过台湾最艰辛的年代,当马偕医院在台东设立分院之后,布素曼和其他同仁决定将「关山圣十字架医院」转型为疗养院,她们要专门照顾最贫困、卧病在床的病人。

28岁从瑞士来到台湾,转眼间超过40年的时间过去,修女老了,她们还是不愿离开台湾。她们常说:「台湾非常美,我们非常喜欢住在这里」,布素曼修女也是抱持同样的想法,她不愿意退休回到瑞士。

「台湾就是我们的故乡,这里是比瑞士还要美丽的国家,我们要埋葬在台湾......」布素曼修女曾这幺说。

一生以台湾为家的布素曼有一个愿望:「我想留在台湾,拥有一张台湾的身分证。」

可惜,她的愿望始终没有成真。

布素曼坚持到宅服务居家病患,即使忍着身体病痛,她也要做到不能再做为止。人们看她脸色不对,问她是不是不舒服,她只说:「脖子以下都不舒服。」但是她说还可以做,忍着病痛,继续做「该做」的事。几天之后,其他修女们看到布素曼没有起来吃饭,才赶紧把她搀扶上车、送到医院去救治。布素曼人到了医院,心还惦着她的病患,想要赶快回家。

坚持付出到最后一天的布修女没有在医院待上很久的时间,隔天凌晨,病逝台东。

她想当真正的台湾人,想要拿到台湾身分证的愿望,成了永远的遗愿。

布素曼修女生前曾表示「想要埋葬在台湾」,众人将她安葬在台湾关山,在这个她奉献了一辈子的土地。

「以前的人是没钱,没办法就医或改善生活;现在的人是心灵比较匮乏,却找不到治疗的药。」布素曼修女来台湾奉献47年,她是这幺看「以前的人」和「现在的人」;瑞士来的布素曼修女遗愿要当台湾人,曾有人想为她争取「荣誉身分证」,其实不管有没有这张台湾身分证,她早已是最正港的台湾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