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汇生活

《想想论坛》二二八事变的高雄屠夫:彭孟缉(上)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6-10

《想想论坛》二二八事变的高雄屠夫:彭孟缉(上)

本文作者为马非白,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

1947 年二二八事变中,嘉义和高雄两地,是最早遭到中国国民党政权以军事行动血腥屠杀镇压台湾民众的,为什幺?主要原因:这两地军事主管是高雄要塞司令兼南部防卫司令的彭孟缉。

《想想论坛》二二八事变的高雄屠夫:彭孟缉(上)

彭孟缉 1945 年卸任印缅战区中国陆军总司令部砲兵指挥官后,在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偕同「要塞调查组」来到台湾,担任高雄要塞司令,二二八事变发生后又兼南部防卫司令。

南部防卫司令部负责嘉义以南区域的防卫,辖下兵力包括:整编二十一师独立团、高雄要塞防备大队、海军总司令部第二基地(原海军台澎专员公署)。其中,整编二十一师独立团(团长何军章),官兵 3,172 人;高雄要塞,官兵 2,739 人;海军总司令部第二基地,官兵 2,397 人。整编二十一师独立团分别派驻嘉义、台南各一个营,在凤山五块厝拥有南部最大的军火库。

《想想论坛》二二八事变的高雄屠夫:彭孟缉(上)《想想论坛》二二八事变的高雄屠夫:彭孟缉(上)

手上拥有如此重兵,他又刚从战区下来,根据彭孟缉的自述,就任之初他即处于备战状态。也就是说,简直把高雄及周边区域当作战区看待。因此,1947 年二月二十八日晚上,他听到台北发生冲突事件后,立即血脉贲张地密令各部队长停止差假、禁止官兵外出,积极调整部署。

三月二日,除了要塞司令部原有的防备大队之外,他又调了一个步兵大队进驻要塞。同时,从整编第二十一师独立团输送营搬运大量武器(步枪、轻重机枪、迫击砲,以及弹药)到要塞司令部。

到了三日,事变延烧到嘉义,这时他已经受命为南部防卫司令(正式任令在四日送达),于是,下令派驻嘉义的整第二十一师独立团第一营,立即进入市区鎭压,与市民发生严重冲突。四日,该营又从嘉义中学山仔顶营地,以迫击砲砲轰市区,市民死伤甚多。

同一天,高雄市街头也开始出现骚动的人群,他也立即集合官兵要求「受领任务」,要塞司令部的守备大队、步兵大队,以及整二十一师的独立团第三营、输送营(一个连),全都进入备战状态。市区包括火车站屋顶(架设轻机枪)在内的重要地点都派兵驻守。

根据当年担任记者、后来长期担任市议员的谢有用口述,「高雄地区殴打外省人情事虽有,但尙未如台北,政府机关亦尙未被攻击,但包括警察局在内各机关外省人已开始疏散,….这时群龙无首,几成无政府状态。」「市区冲突事件并不多,加上群众拥有武器多为日本旧式三八式步枪及武士刀,多无子弹,故谈不上叛变或军事行动」。

但是,彭孟缉无论在回忆录或对陈仪的报告,都夸大地说:「这一个充满罪恶的叛乱行为,….所有在高雄市区不及逃避的外省人全部被视为俘虏,被拘捕集中禁闭于第一中学(高雄中学前身)内」、「暴徒残杀人民、强佔机关,劫夺武器仓库,甚至已经在着手编组叛军,….恐怕不是仅凭空口说白话所能安抚解决的」。

《想想论坛》二二八事变的高雄屠夫:彭孟缉(上)

事实上,由于战后来台的外省官横徵暴敛,军人蛮横霸道、虐杀本省人,高雄外省高阶警官盗卖火药,连第一任外省人市长都串谋前台澎海军要塞司令盗卖海军船舶及「敌糖」,因此,确有一些贪官汙吏遭到愤怒的民众袭击,有些机关遭包围,也有警察局被解除武装,但是,并没有外省人被当作俘虏集中禁闭,反而是数百外省人跑到第一中学避难,受到「雄中自卫队」保护。

彭孟缉也虚构「警察局长童葆昭被暴徒殴打,他的座车也被焚燬」,其实,根据在现场的谢有用口述,「巿参议会大会结束,依惯例由议会宴请机关首长、新闻记者,至新高雄酒家飮酒作乐,我亦欣然赴会。….闻悉群众将停放于路边的警察局长童葆昭座车翻覆烧毁,现场之本省人及酒家老闆蔡彩宏乃护送外省籍人士回家」。时任刑警(该酒家是在他的辖区)的前高雄市长王玉云也证实,「警察局长,还好在该酒家老闆蔡彩宏保护下,安全到寿山要塞(高雄要塞)」。

他在回忆录中强调,「我向来以革命军人自许,….宁为尽职而战死,岂可偷生以受辱。」足见彭孟缉草莽军人的嗜杀心态。

因此,当高雄市参议会依照台北方式,组织「高雄巿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之后,彭孟缉一开始就认定是「有心人士之叛变,非武力不得解决」,即命令部下草拟计画準备行动,并「决定在七日拂晓开始全面行动」(彭孟缉回忆录),要塞山下周边道路则派重兵全面封锁,造成电力公司高雄办事处员工无法出入,办事处总务组长冒险外出要向办事处主任李佛续报告,却在路上遭军方击毙。

五日下午,第一次与处委会和平代表见面,他在回忆录中自曝:「坚定非用武力不足平定叛乱的信念」、「故意虚与敷衍迁延,….相约于次日再来司令部共同商谈」;代表「离去以后,更加连夜细心策划行动计画」,隔天的第二次见面遂成了「引君入瓮」之计。

六日上午,巿长黄仲图、议长彭清靠、苓雅区长林界、台电高雄办事处主任李佛续、群众领袖涂光明、范沧榕、曾丰明等七人,二度到要塞司令部,众人围桌而坐,彭孟缉回忆录说,「凃光明已探手胁下,拔出手枪企图向我射击,副官刘少校眼明手快,自后扑向凃匪死力抱住。室外官兵听到了声音,登时一涌而入,将暴徒一一逮捕」。

然而,进入要塞时,凃光明腰间的手枪及七发子弹已被收缴,李佛续在口述中强调,「进入客厅就座,巿长与彭司令,比肩而坐,相谈甚详」。他并没有看到有人掏枪,士兵向众代表一一搜身,也无人带有枪械。

这一场局是彭孟缉与他的参谋长精心设计,是为了将「决定在七日拂晓开始全面行动」提前发动的铺排,于是,当天下午,他事先部署的兵力全面出动,大规模的军事镇压、血腥屠杀于焉展开。(待续)

《想想论坛》二二八事变的高雄屠夫:彭孟缉(上)《想想论坛》二二八事变的高雄屠夫:彭孟缉(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