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汇生活

我们都希望自己别再拖拖拉拉,但你得先知道「拖延者」最怕什幺?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7-10

「今天要熬夜?」
「是啊,明天有个报告要交。」
「啊?怎幺不早一点开始做?看你前几天都还满闲的。」
「我在时间压力下表现比较好啊!」

类似的对话是否曾经出现在你的求学或者职业生涯里呢?那你可能对以下几种状况也很熟悉:白天可以做完的事总是拖到快要下班才动手、要做正事时总是能掰出各种理由先做别的事、总是自我痲痹还有时间、不到最后一刻不交出作业⋯⋯。

每个人都多少在生活里偶而都会犯上拖拉(Procrastination)的毛病,有时候我们拖延,是因为我们不太在乎该完成的工作;但也有时候我们拖拉,是明明很在意,仍旧先跑去做无关紧要之事。

有趣的是,临床上甚至有20%的人宣称自己是拖拉患者。拖拉对他们而言不只是偶一为之的行为,而是一种生活形态,例如:账单永远晚交、老是错过买票时间、总在报税季过后才补上税单等。 不管程度轻重,我们想问,为什幺有些人(甚至是我们自己)总是拖拉成性呢?而又该如何矫正这个恶习?

人气部落客Tim Urban知道拖延不好,但仍然难以改掉「等到最后一分钟」的积习。他架设了一个「等等但为何」(Wait But Why)网站,幽默地与各地网友探讨拖延的成因,也鼓励所有人在时间用罊之前,深入思考自己到底在拖延什幺?

非拖延者 v.s. 拖延者

为了进一步了解为何拖延者这幺会拖拉,首先,先让我们研究一下非拖延者(Non-Procrastinator)的脑部结构:

我们都希望自己别再拖拖拉拉,但你得先知道「拖延者」最怕什幺?

看起来满正常的,对吧?

现在让我们来看一下拖延者(Procrastinator)的大脑:

我们都希望自己别再拖拖拉拉,但你得先知道「拖延者」最怕什幺?

注意到有什幺地方不一样了吗?

没错,比起凡事理性的非拖延者,拖延者的脑部多了一只可爱但爱捣蛋的「立即享乐猴子」(Instant Gratification Monkey)。

我们都希望自己别再拖拖拉拉,但你得先知道「拖延者」最怕什幺?

事实上,这只「享乐猴子」不应该主导我们的行为决策,因为牠只关心眼前的快乐时光,而不去考量非历史背景或者未来利益。

牠想:如果我们能停下来喘喘气,让自己舒服一点,为什幺我们要继续运动呢?如果我们能找点别的趣事来做,为什幺要一直练这该死的乐器呢?如果我们能上网轻鬆一下,为什幺要马上用电脑开始工作呢?

让这只猴子控制我们行为的后果真的是一团糟。拖延者只会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窘境,我们且称之为:「暗黑游乐场」(Dark Playground)的地方。

在那儿,充满各式拖延者知道不该进行的休闲娱乐活动,以至于空气中充满愧疚感、焦虑感、自我憎恨、恐惧。 于是,大脑内的「理性决策者」(Rational Decision-Maker)在旁叹息,一边眼看自己又再一次被晾在一旁,一边等着夺回主导权的时刻。

直到⋯⋯「恐慌怪兽」(Panic Monster)舒醒!

我们都希望自己别再拖拖拉拉,但你得先知道「拖延者」最怕什幺?

立即享乐猴子通常是无坚不摧的,但牠只惧怕恐慌怪兽。

恐慌怪兽大部分时间在冬眠,但是当作业交期靠近、有被公开羞辱的危险、职涯出现危机等严重后果迫近,牠就会大发雷霆地把猴子吓跑,理性决策者也才得以再次掌控全局。

否则你怎幺解释,学生在过去两个星期都挤不出一句报告的介绍文,突然有能力在一夜之间熬夜完成八页的报告?一个超级懒惰、不爱运动的人突然惧怕自己变得没有魅力,而开始勤劳地上健身房?

为什幺你该改掉拖延的坏习惯?

大部份的拖延者都还能维持在社会上的功能,但是Tim Urban认为还是有必要做出改变,因为:

1.拖延的经验不太愉快。

拖延者花了太多时间在「暗黑游乐场」从事充满愧疚感的活动。如果我们如期地将工作完成,我们可以更充分、轻鬆地享受这些欢乐时光。

2.拖延者最终都低估自己。

急就章做出来的东西迟早会让拖延者自食恶果。拖延者可能因此而无法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长期下来导致内心充满怨恨与后悔。

3.那些「该做的事」可能都可以发生,但是那些「想做的事」就不一定了。

在工作上有许多期限与「该做的事」可以让我们唤醒恐慌怪兽、完成工作目标;但是,许多人生里重要的事情(像是维持身材、学习新技能、写本书、阅读、大胆转换工作跑道等)却没有明确的效期,恐慌怪兽通常也不参与这些。

如果你能活到90岁,你已经用掉了这张一格代表一週的「人生週曆」的多少了呢?

Tim Urban呼吁我们仔细端详这张週曆,并思考我们到底在拖延什幺?尤其是那些对你人生重要的事。

Tim Urban笑着说,「嗯,可能不是今天开始,但是…你知道,很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