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汇生活

川普的财政计划将改变目前温和的景气循环?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7-07

川普财政计划的主要目标在于强化美国经济成长週期;他提议减税,并增加基础建设与国防支出,此两主张不仅重要,且可望为美国经济带来正面影响。然而,投资人也必须了解施行财政政策也很可能改变目前低通膨、低利率的温和景气循环。

景气循环

过去40年,我们试着了解并预测景气循环变化的本质,并从中获益良多。举例而言,每次景气循环的长度与速度均不相同,但其中仍有些共同特性,例如部分产业会在经济成长週期的前几年带动成长,到了往后几年则交棒给其他产业。然而,正是这种特性,使得景气循环难以预测,并在每次景气循环中,产生不同的获利机会与亏损风险。

联博认为,当前景气循环最显着的特性在于,政府名目支出规模正处于前所未见的低迷水準 (图一)。事实上,过去6年美国联邦政府的名目支出几乎是零成长,若将州政府与地方政府的支出纳入计算,平均年成长率也仅有1%。

川普的财政计划将改变目前温和的景气循环?

图一:川普的政策将扭转低迷的政府支出

疲弱的政府支出直接与间接地压抑了经济复甦的力道、延迟通膨回温的时间点,并使得货币政策的持续时间远超过以往的经济成长週期。

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

政府支出(或财政政策)对于经济成长与通膨週期的影响力常受到忽视与低估。曾带领美国走过通膨降温时期的联準会前主席Paul Volcker认为,财政政策只能辅助,但无法取代成功的货币政策。此外Paul Volcker指出,限制政府支出乃是联準会抗通膨计划的关键,不仅要藉此限制通膨水準,更要将通膨控制在低水準。

基本上Paul Volcker认为,决策官员若要让通膨稳定下降,名目GDP成长率也必须要跟着放缓。由于政府支出会带动名目GDP成长率,因此若货币政策要发挥降低通膨的效果,且又不「挤压」私部门的经济活动,政府就必须要限制支出。

过去60年,政府支出与GDP统计数据似乎均支持Paul Volcker的论点。1980年代中期开始,联邦政府名目支出平均年增率为3.7%,低于先前25年平均值的一半。政府名目支出大幅下滑近400个基本点,对于名目GDP成长率造成直接的影响,使其下滑约50%。更重要的是,在下降约400个基本点的名目GDP成长率中,约有300个基本点的跌幅来自于价格项目。

毫无疑问的是,就维持稳定低通膨的环境而言,过去30年来货币政策确实扮演重要-甚至是关键-的角色。但是,政府限制支出同样居功厥伟。

风水轮流转

川普的经济政策可望大幅扭转这些趋势。倘若川普扩大基础建设与国防支出的计划获得国会核准,未来联邦政府的名目支出将大幅且持续增加。在欠缺政策细节的情况下,目前仍很难评估政府支出规模究竟会增加多少。

儘管如此,相对可确定的是近期内政府支出成长率将加速,而且政府名目支出成长率的变化幅度,将左右美国经济成长、通膨与利率的前景。即使川普只让联邦政府的名目支出成长率回到过去30年的平均水準(约4%),但相对于过去6年微乎其微、甚至负成长的情况已显着改善。拉长时间来看,倘若联邦政府名目支出加速成长400个基本点,将可为自1980年代中旬延续至今的下滑趋势画下句点。

投资意涵

过去30年,政府支出、名目GDP成长率与通膨水準的下降,对于利率水準造成全面且显着的影响,进而大幅影响实体资产与金融资产的年度报酬率。这种情况不令人意外,因为金融资产的基本订价机制(亦即依据未来收益预估进行订价)乃是以利率水準与变化幅度为基準。

简而言之,在低通膨、低利率的环境下,资产拥有者获得庞大的报酬。对比一般家庭资产负债表中的不动产与股票报酬以及其家庭可支配所得,即可了解相对报酬的增长幅度(图二)。图中两项指标皆包含新的投入资金(亦即劳动人口增加令所得上升,和新增投资标的令资产价值上升),以及薪资与资产价格的增长。

川普的财政计划将改变目前温和的景气循环?
图二:川普的政策应可望促进经济表现,但会对资产价格带来压力

1985年至今,美国家庭所持有的不动产与股票价值平均每年增加8.2%,几乎高出家庭可支配所得成长率近300个基本点。相反地,在1955年至1985年间,家庭可支配所得平均每年成长8.7%,高出不动产与股票的平均成长率约100个基本点。

转折点

历史显示实体资产与金融资产的价格取决于经济、政治(财政政策)、金融(利率)和资金流动趋势。可能即将进行大幅调整的美国财政政策,将大幅影响经济成长与通膨前景、货币政策走向以及资金的供给与走向。若这些改变显着影响利率水準,届时资产价格也可能因此而大幅重新订价。

普财政政策的内容与规模值得密切观察,因为这些政策可能会改变目前温和的景气循环。

值得注意的是,相较比过去半世纪的任何一位美国总统,川普执政团队所拥有的从商经验显得相对丰富。因此,新的执政团队可能会更加务实且重视成果,而非陷入冗长的理念或立法争辩。

生意人的工作便是做出决策并取得成果。因此,即便协商过程无法免除实质审查、验证与情境分析等过程,但相对均不会花太长的时间。

接着,就让我们拭目以待,未来新政府将有一番新作为,并带动新气象。

风险声明

联博投信独立经营管理。联博境外基金在台湾之总代理为联博证券投资信託股份有限公司。联博证券投资信託股份有限公司台北市110信义路五段7号81楼及81楼之102-87583888。

本文件所含资讯反映联博于所列文件编製日之观点,其资料则来自于联博认为可靠之来源。惟联博并不对本文件内任何资料之正确性为任何陈述或保证,亦不保证这些资料所为之任何估计、预测或意见将会实现。本处所表达之意见可能在文件发布后随时变更。本文件资料仅供说明参考之用,在任何状况下都不得视为投资建议。请注意,此中文版本之翻译评论仅用于提供资讯。翻译之内容本质上或有定义未能完全符合原文之处,原始之英文文件将作为澄清定义之主要文件。投资于新兴市场国家之风险一般较成熟市场高,也可能因汇率变动、流动性或政治经济等不确定因素,而导致投资组合净值波动加剧。本文提及之经济走势预测不必然代表基金之绩效,基金投资风险请详阅基金公开说明书。

[A|B]是联博集团之服务标誌, AllianceBernstein®为联博集团所有且经允许使用之注册商标。© 2017 AllianceBernstein L.P. ABITL17-0116-0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