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汇生活

台湾综艺全面失守?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6-24

台湾综艺全面失守?

陶晶莹(陶子)是台湾综艺圈除了张小燕之外的第一把交椅,长年在各电视台重要时段都扛重责,但却在今年走了一趟中国,参与湖南卫视《超级男声》评审后,整个对两岸製作环境大改观。她说:「中国工作人员问我,近年对岸节目已强过台湾,算不算是对台湾综艺的一种逆袭?用到『逆袭』两个字,我无法回答。」身处于新旧交替、危急存亡的时代,陶子的看法,更值得台湾製作圈重视。

陶子过去都只在台湾做节目,对于对岸只听闻媒体说法,从未亲身感受。近来她推出新专辑,坦言已把重点放在中国宣传及巡演,就已知她对中国这块市场的重视,而她从重心放在台湾改成放眼中国,也是这一年来亲身走到中国风暴中心,直接感受「有钱、有人、有器材、有市场」的飓风所致,中国的市场,已不容忽视。

怨三金不砸钱 陶子:不想被骂了

台湾金马奖製播在即,主持人选至今却仍无着落,金马执委会多次找上门要陶子担纲,但她却多次推诿,其中原因,也是她到中国做活动、主持大型颁奖典礼,看到那边愿意砸钱做出好东西的结果,她曾私下向媒体透露:「大型颁奖典礼,那边肯花钱全力包装,做出最好的内容,台湾这里什幺都没有,做不好之后,主持人成箭靶,被媒体拿出来批评到死,不对的全是我,我只是不想被骂了。」

仔细比较,近来红遍中国的《中国好声音》製作费每集新台币3700万元,陶子在中视主持的《华人星光大道》每集约100万元,一差就是30多倍,对岸大型颁奖典礼动辄製作费近亿元,台湾「三金」(即金马、金钟及金曲)的製作成本每场最多3000万元,比来比去,只有更加难过,难怪她面对邀约再三犹豫,回头主持台湾节目更加如履薄冰。

陶子打个比方:「就说我最近一次去湖南《快乐男声》当评审吧,一开场把所有参赛者打扮成罗马战士,PK的人先被钢丝吊起,乾冰喷出,其他人围成一圈,也被吊起来飞,我一看,心想光这开场就得花多少钱呀,台湾怎做得到?」

每集製作费破千万 台湾难项背

以前台湾综艺人看中国,都批说只会砸钱,人才却不如台湾,但陶子却认为:「他们用心的程度,我都吓到,光是一个评审要说的话,他们就研究半天,工作人员会问你,这话是40岁以上的观众才听得懂,还是20岁就行,如此细心照顾观众,台湾能吗?」

《快乐男声》的製作费每集也超过千万元,光是唱歌的硬体,就超过800万人民币,曲目的编排也请到国外的专家,都是用心在做。因为对岸的广告破口比台湾长,製作团队也用心思考,怎做出节目的紧张性、可看性,才让观众在广告时间转台时,也绝对会把遥控器在几分钟后转回来,她说:「我去了一次,就像做足一场在职训练,非常受用,也转变了我对中国的看法。」

过去,台湾观众从新闻上耳闻对岸大型综艺节目的做法,但只有年轻人习惯上网看,一般不用电脑的民众,仍不懂怎接触到中国节目精采内容,所以林志炫、彭佳慧和辛晓琪在《我是歌手》比赛时,总结尾东森电视甘冒被NCC罚款的风险,几乎在新闻时段全程播出,观众看得津津有味,新闻台的广告收益惊人。近来中天用每集10万元引进《中国好声音》版权在一般时段播出,犹如守城许久的城墙,遭外军攻破,据悉,东森也有意效法中天,引进中国综艺,台湾将全面失守。

吴宗宪利菁 仅剩一节目苦撑

陶子说,这就是多年前当韩剧、日剧攻进台湾戏剧圈时,面对一样的状况,近年电视台就变成韩剧、日剧甚至中国剧的天下,本土只剩几个肯花钱的频道还在辛苦经营,「你想想,一个台湾谈话性节目的製作成本要20万元,大型综艺要百万元,如果你花10万元买一个中国大型综艺来播,广告收益那幺大,CP值(价钱与功能比),电视台会怎幺选?未来台湾综艺要活路,只好靠电视台主管的良心,看台湾文化是不是该继续下去?」

陶子说得委婉,但电视台哪一个不是在商言商?纬来买下《后宫甄嬛传》重播多次赚进数千万,买一个红的韩剧也能赚千万,谁会投下几千万元去做可能无法回收的剧?综艺圈也正面临同样冲击,三立近来投下大成本,找吴宗宪做《综艺大热门》,在有线电视播出,却以无线製作费来执行,每集直接、间接支出新台币约百万元,比一般有线节目製作费多五倍,目前根本无法回收,只看能不能卖出国外有好的版权费,这样的用心,能撑多久?业界都不乐观。

于是吴宗宪多次断言「台湾综艺已死」,未来只会剩下对岸做不出来的本土综艺,如民视、三立或猪哥亮,因为文化区别,才有自己的市场。仔细看,已有不少台湾有实力有才华的艺人,因为争不到地盘,渐渐开始失去舞台,如吴宗宪仍称本土天王,却只剩一个节目,利菁做了半天,收视率不佳,目前一个节目也在力挽狂澜的状态,过去红透半边天的贺一航、阳帆又或张魁、邓志鸿等人,根本没有节目可以玩。

名嘴取代B咖 徐乃麟看破想退休

综艺B咖的市场也慢慢萎缩,许多过去每月有数十个通告的艺人,现在被价钱便宜、每集只要数千元的「名嘴」给打败,彭华干、马西屏、许圣梅等人上遍各节目,应接不暇只因「物美价廉」,徐乃麟已看尽未来,他说:「以后节目只会愈来愈难做,当市场不再,节目只有数万元请主持人,几千元请来宾,到时有製作人来问一集一万、两万你要不要做?就是我退休的时候了。」

台湾电视市场将何去何从?令人忧心,看主持高价的张菲已云游四海多时,却连一个节目也没有,就可想而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