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汇生活

台湾準备迎接长照时代的到来:让失智失能长者每天都过得快快乐乐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6-24

在草案送达四年以后,立法院15日终于三读通过了「长期照顾服务法」,预计在2017年正式施行。

今天平面媒体都写「长照法」三读通过,这样的缩写是错误的,应该是「长服法」,因为「长服法」只是长照双法之一,另一个是「长照保险法」,简称「长保法」。「长服法」立法意旨在于规範长照服务网络、服务软硬体的建置,而「长保法」乃长照财源的徵集法源。

今天通过的「长服法」来自国民党的草案版本,里头并未把长照财源写进去,代表这只是长照法的上半部,而下半部的「长保法」草案,卫福部长蒋丙煌已承诺将在本会期送到立法院。也就是说,未来台湾长照体系,将走国民党政府规划的社会保险制度。如果「长保法」审议顺利,或许也可以赶在2017年跟「长服法」一起上路。

问题是2016年也可能政党轮替,会不会新政府改弦更张?看起来是大势底定了,因为民进党2016总统候选人蔡英文,原本反对长照保险,但2012年选总统时,已经列入政策考虑。今天立法院没有历经激烈对抗就表决通过「长服法」,也代表民进党已被说服,知道长照保险是台湾长照该走的路。

除了长照保险,台湾的长照建置没有更好的路可走了。台湾规划中的长照保险乃仿照日本,日本仿照德国,而最早实施长照保险的国家是荷兰。日本之后还有韩国,未来,荷德日韩台五国,将是全世界实施全民长照保险的代表国家。

美国有没有长照保险?美国人连健保都弄不好,怎幺会有长保!法国有没有?只有少部分的安养中心服务给付。英国呢?要自己想办法。加拿大、澳洲,大部分人连长照保险都没听过。当然北欧国家的长照乃社会福利一部分,由税收支付,比如瑞典的政府长照支出在几年前就高达GDP的3.5%。

所以说台湾的长照建置,已经走在世界前端,原因是长照模範国日本邻近台湾,他们的经验很快影响了台湾的有识之士。

日本在2000年施行长照保险,40岁以上国民才须纳保,因为40岁以上才能得到长照服务。接受服务前,必须先让长照需求委员会评估,给予需求等级认定,然后拿着这样的配额去找长照服务规划人员,拟定照顾方案,再依据此方案由服务机构提供第一线照顾。

比如一位80岁罹患轻度阿兹海默症的阿嬷,另有膝盖退化,走路缓慢不便,而且每个月都得上医院看慢性病,如果她向居住地的长照窗口申请照顾服务,将会由当地的评估委员会经由实地访查与医师诊断后,集体做出需照顾等级的裁定,比如给阿嬷每个月一万两千元长照费用。阿嬷就可以拿这一万两千元的额度,找社区的长照管理员为其规划服务包裹。

比如每天中午送餐服务、三餐服药督促、每周居家打扫,或者每天沐浴协助等,也可以申请代步计程车,甚至陪同看病人员,只要不超过一万两千元的额度就行。如此一来,这样一位失智失能的阿嬷,大部分时间就能独自生活,不必仰赖家属。

台湾準备迎接长照时代的到来:让失智失能长者每天都过得快快乐乐Photo Credit: Reuters/达志影像

现在「长服法」已经通过,再来就是「长保法」,目前最大挑战,是必须说服国人多缴一笔长保费。长保费约是健保费的五分之一,比如现在每月缴五百元的健保费,未来就须多缴一百元做为长保费。全民缴交长保费以后,一年将有一千亿的长保基金。现在的「十年长照」花多少钱?一年才三十亿。

长保费可以看做健保费的附加险,就好像买寿险顺便买意外险;健保费保的是看病吃药打针开刀,而长保费保的是失智失能长期照顾。

民众对于健保费调涨都反弹了,有可能接受增缴长保费吗?要知道日本民众对于长保的满意度远高过健保,而台湾几次民意调查显示,七成民众可以接受多缴长保费,因为长照问题已经非常严重。

长保时代就要到来,长照建置不仅是台湾迈入高龄社会的重要因应策略,也是未来的重要产业,对于许多行业、团体、个人都有深远影响。

比如教育,很奇怪的,台湾社会还有人抢着盖医学院护理学院,要知道医疗的黄金年代已经过去,未来任何照顾行业与单位,如果没有长照概念,不能将老年客群当成重点,很可能就会被淘汰。台湾的大学里有多少长期照顾系?台湾的高职里有没有长期照顾科?

有没有高中同学,立志将来要照顾老人家?没有,因为老师没有教。不要只是往士农工商里钻,要知道老年照顾是未来蓝海。照顾老人家,让失智失能长者每天都过得快快乐乐,是世上最有意义的事之一。

未来有了长保,许多照顾项目都有给付,老人家的食衣住行、休闲与娱乐,都可以是长照服务的项目,也需要各行各业投入。比如计程车,未来需照顾老人家可以领到乘车券,免费搭车,将会需要为数庞大的长照计程车。

老年照顾的动人故事,将会在社会各角落上演,都是文学电影音乐与其他艺术创作的好题材。

又比如医疗机构,如果打算做长照,有很多地方可以着力,因为医疗与照顾有直接关係。比如训练照服员,未来几年台湾需要几万名有执照的照服员,谁来训练?当然是有兴趣有能力的医疗人员。未来连外籍看护都需要训练,不能像现在一样,每个月花两万元请个语言文化不通的外国朋友陪老人家,然后什幺都不管。

台湾有多少人会讲印尼话、越南话?很奇怪的,台湾有四十万外国劳工朋友,但会讲他们话的人很少。长照施行以后,状况将会不一样,比如实施照顾训练,如果老师会讲印尼话、越南话,当然效果更好。

还有更多更多,比如志工,需要更多台湾人加入照顾老人家行列,今天你照顾我阿公,明天我照顾你阿嬷,这种非专业人员提供的照顾可以减轻长照财源的负担。又比如小型失智之家的开设,温馨家庭氛围让老人家没有住到冰冷病房的感受;日间照顾,白天来上学晚上回家,家属可以获得半日喘息。

老人家为社会付出一生,老了当然要得到良好照顾,这是天经地义。动物都知道相互照顾,老象老了,瘫了,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小象不晓得怎幺办,也会本能地用着小小象鼻子努努老象,给一些安慰。

长照时代就要到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社会就要在台湾实现。失智失能的阿公阿嬷,还有辛苦的家属们,请再多撑几年,国家就要来照顾你们了。

除了老年照顾以外,台湾的长照也涵盖非老年族群,比如年轻的身障者或者智障者,这是年轻人也要缴长保费的理由。有没有看过佝偻老妈妈带着憨厚稚气嘴角流涎中年孩子的画面?未来这些老憨儿也会由国家提供长照服务。

慢性精神病患也可能从健保切出,纳入长照保险,荷兰就是如此。全台目前有一万多张慢性精神床位,未来可能都会划入长保範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