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汇生活

台湾没有经济问题,只有心理问题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6-24

第一口菸,让苦,更苦

我的第一根香菸,是在母亲车祸病危住院时抽的。那时,父亲在医院照顾情况不明仍危急的母亲,妹妹去姑姑家住,我一个人独自在家中,每天自己骑着脚踏车去南一中上下课。我看着窗外的安平古堡,心中苦恼忧愁,我无心即将来到的大学联考,我害怕难过,我不知道怎幺办才好。

我想到人们忧烦时,好像都会点上一根香菸。于是,我跑去杂货店,买了包菸。看着窗外翠绿金黄,阳光灿烂,却与我无关,就在我眼前,但我却看不见,看不见任何希望。我要点菸,却又发现自己并没有打火机,烦上加烦。终于,想起,翻找某个抽屉里停电备用的蜡烛旁,有盒火柴。

我划开火柴,辛辣味传来,烫,点上菸,猛吸,大呛,痛哭。

并且,愁烦依旧。或者,加剧。

抽菸对我的帮助是场误会,是个错误,而且没有美丽。

那具体且集体的苦闷

我后来戒菸了,因为没用,对我的烦恼没用,深呼吸,喝口水还比较有用。

运动和阅读,还比较有用。但我太晚知道了。

现在的我,望着现在的大学生,只望见他们的苦闷。他们不像我读大学时的无忧由你玩四年,他们苦恼的模样,我觉得在哪里见过,却又有点想不起来。上了几个月的课后,我终于想起,那些一个个苦涩脸庞,是二十几年前为了母亲安危担忧的自己。

他们的苦恼不是因为眼前的痛苦,他们是意识到自己将要成为领22K的上班族,他们恐惧、他们茫然,还有,他们看见自己的父母不快乐。

做为父母辈的我们那幺害怕「没钱会死」,让我们集体地失去对快乐的想像力,我们匮乏、我们假装贪婪、我们假装努力、我们甚至假装赚到钱,而我们唯一真的赚到的,只有苦恼。

他们意识到,如果连他们视为榜样的父母,都不知道得到快乐的方法,而资源更加短绌的他们,有什幺机会快乐呢?他们该怎幺办呢?他们被迫试着去世界里寻求救赎,而找到的,可能比我当年学抽菸的误会,还大。

面对问题,可能是答案的开始

过去,我一直以为毒品是坏人喜欢的东西。后来,才知道,它是很多可怜人不小心碰上却又摆脱不了的梦魇夜魇。他们一开始只想摆脱眼前的不如意,没想到,却让自己陷入更糟的情境里。然后接着更有极大的可能,让自己在别人的生命里创造可怕情境。

而那不是别人家的事,你以为你在家顾好你的孩子就好,但是,你想像,你百般呵护努力带好的孩子,当他走进教室,眼前有三分之一的同学转头看着他,而他们正拉着K,你的孩子会怎幺样?还有,那些走投无路的人,他们得从哪里去获得因为药瘾而需付出的金钱,那对象也很可能是你呀?

做为父母的我们重视各种教养理论,努力学习,但是,任何人在染上毒品后,所有的教养基础恐怕都会崩盘。那我们那幺用心钻研、字句必较,却不顾这社会的毒品问题,不是很怪吗?

我们到底该怎幺办呢?一如我面对到的其他重大问题,我其实没有答案。

但我倾向我们可以试着来面对问题、理解问题,也许就会有够棒的人想到好点想到串连资源的方法,然后我们有点机会。

台湾没有经济问题,只有心理问题

我们的孩子因为不快乐,需要同侪团体、需要认同感,因为这些在家庭、在课堂上不一定能得到,于是可能在校园外遇上帮派。在那里他们获得了成长过程需要的伙伴,他们有了被注视的机会,他们甚至可能觉得有人愿意关心他们,甚至因此接触到确实会带给他们短暂快乐的毒品。

说他们不会想,但他们说不定其实都有在想,他们想要快乐,只是得到的是虚空的快乐。

我们这些大人们也没好到哪去,只关心GDP成长率如何,我们只担心经济没有被拼起来,事实是,经过好多年的拼搏,我们只有拼掉快乐、拼掉健康,甚至拼出了因为不快乐而带来的药物成瘾问题。

我们扩大了贫富差距,我们让年轻人失了盼望,让孩子忘了笑容,因为他们仰望的父母,很会加班,但不太会笑。说不定,我们都是加害者,也是受害者。

如果孩子遇到毒品?

我想了两天,我想不出方法,因为毒品就是药,药是有药效的。我不会骗愿愿你说,吃药没有效果,但,我会想让你知道,如果是要追求快乐,还有很多其他方法,其他风险和付出成本较低的方法。还有,我也会全力支持你、尽量陪你、让你快乐。

也许,我们永远无法得到经济上的充分满足,因为总是会看到别人数千倍于你的财富。

也许,我们不是没有,我们只是看不到自己有的。

也许,习惯追求的人们,搞到后来变追杀,追杀别人,有时追杀的对象,成了自己。

也许,台湾不是有经济问题,而是有心理问题,无法处理自己独力获得快乐的问题。也许,台湾就算有经济问题,也不一定要靠经济手段解决。

最重要的是,我想跟愿愿你说,当你不快乐的时候,你可以跟我说,我们可以一起去想办法找到快乐。

就算一下子没找到,至少我们一家人是在一起的,没有什幺是你不能跟我说的,我们可以一起讨论、一起试看看,这样好吗?

因为快乐才是真正的目的地,也是真正的难题。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世界不会变好,但你可以:创意人爸爸的30封思考信,让孩子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三采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卢建彰

向来关心社会环境议题的广告导演卢建彰,拥有一个可爱女儿──愿。从愿小时候就把她带在身边,一起开会、一起上课、一起演讲、一起创作。因为他总想让愿接触到完整的世界。面对隐藏在美好世界背后的个人问题(拒绝的权利、创意智慧)、他人问题(比肢体攻击伤害更胜的言语暴力、不容反对声音的大众迷思、无法多角度观察的同理心)、世界环境问题(造成多人罹癌的可怕空污、不该在校园里出现的毒品),总爱自称「北七」的卢导其实有好多注意与疑问。

为什幺我们那幺注意交通安全,却不想注意环境安全?如果我们只想自己过得好,那万一世界不好的话,我们会活得好吗?当我们去压抑年轻人的薪资,而这年轻人未来再去压抑比他更年轻的人的薪资,最后轮到的不就是我们的孩子?当我们被病菌欺负时,我们依赖医护人员,但当他们为了工时过长、医疗环境恶劣需要我们声援时,我们却不当一回事?

做父母的人,都希望孩子品性优良、生活无虞、平安长大,但只有整体环境「共好」,孩子才能真正地好。现实世界是辛苦的,很多问题没有标準解答。正视问题,才有变好的可能。我们,帮孩子想了吗?

台湾没有经济问题,只有心理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