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汇生活

台湾民艺最端庄也最美丽 (2001.06.19)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6-24

简约。自然。质感。东方。以及,禅。

这是在世纪交替此刻,始终最in最主流的居家时尚风潮关键词。

而有趣的是,这些特质,在时下艺文与设计圈人士间十分流行的「台湾民艺」里,几乎都可以找得到。

所谓台湾民艺,指的是台湾先民日常里所使用的各种寻常生活器物,举凡家具、器皿、甚至农具、织品、建筑元件、神像 等均属之,年代则约略从台湾光复前后起往前追溯,最远可至16世纪,但主要仍以近代一两百年内为最精华期。而本地的收藏风气则从四、五0年代起始,到近十数年间渐次达于高峰。

曾与室内设计师杨世杰聊起民艺种种,他说,活跃于1920∼50年代的日本民艺家柳宗悦,可说是首开此风气之先的人物,他和后来的滨田庄司、河景宽次郎等人,一起为「民艺」奠下了清楚而扎实的定义与审美标準。

杨世杰说,以被日本茶道界誉为「天下第一名碗」的茶碗「柿左卫门」为例:战国名将丰臣秀吉东征朝鲜时由当地乡间带回来的这只茶碗,并不出于任何知名艺匠之手,只为一般日常实用用途而塑造,粗糙质朴浑厚耐用,唯一的「装饰」,只是上头一小块烧製时因漏上了釉药而无心留下的粗砺痕迹,在后世审美眼光看来,一派朴实无华,却反而直入「禅」境,成为最高的器物美感指标,与民艺的最经典範例。

然后,类似的观念逐渐在各地发酵,日本、朝鲜民艺收藏展览馆陆续成立之后,触角开始及于台湾,四、五0年代起,在这几位学者的先后来台寻访,自日留学归来的颜水龙的提倡,以及接下来的收藏与研究者如蔡笃志、刘文山、艺术家席德进等人的加入之下,台湾的民艺发展于是渐成气候。

专注于台湾民艺收藏超过20年的业者张阿发说,在他看来,也许是出于一种土生土长的情感,较之来自大陆的类似古董品,台湾民艺特别有着一种说不出的亲切平易气味;而实际上就作工与风格上比较,先民血液里与生活习惯上的俭朴、刻苦性格,除了使形式偏向内敛憨厚不华丽,怀抱着一种期望传承百代、子子孙孙永宝用的惜福心情,在用料、工法上也往往极扎实厚重有力量,遂令台湾民艺显得面貌「粗勇」,因而成为台湾民艺最迷人的所在。

杨世杰的看法亦很相近,他认为,从历史源流上看,台湾的古早住民极大部份始于福建南方一带的移民,原就是最古老正统汉文化的荟萃之地,加之移民者素来坚毅强悍的求生性格,使台湾自然而然地呈现并保留了汉文化里最强硕粗犷的一面。

尤其是早期农、樵为主的职业结构,贫穷、艰苦而本能的维生方式,使得所有生活器物的製作皆一意以机能、耐用、耐久为目标,几乎没有任何刻意的造作与修饰,人与自然与环境相生相抗之际所油然衍生发展出来的、最贴近本质的形体样式,「最朴实、最端正、也最强壮,」杨世杰说。

朴素、简鍊、结实,只有最根本的直正线条与结构,其实恰与包浩斯所提倡全然形随机能的西方现代主义极为相近,说穿了,更根本是一种「禅」的境界,无相、无意识,遂能明心见性、直现本来面目;即使其后因商业的发达与逐年富庶,多少沾染了中原大陆的纤巧雕饰之风,这样的精神与特色,在台湾民艺里却始终未曾失去。

进入日据时代,张阿发说,在主流的「汉体」之外,东洋和风影响下,部份台湾民艺物件也开始沾染了些许日本味,例如合适于铺设了榻榻米的空间中使用的物件,日式的茶碗、火炉等,而受到当时日本全国有志一同的西化目标所影响,欧化风格也成为当时常民生活物件里极重要的一支,一一令台湾总体民艺风貌显得更为丰富多元。

至于在收藏的方向上,杨世杰说,颜水龙时期之后,因着对于民艺内涵的缺乏认识,故曾经有一段时间普遍崇尚精緻豔泽的朱漆与巧雕,接下来,流行了一阵子的陶瓮以后,最近,几是纯然质朴无饰的石器与农具成为近几年收藏者的新宠,而实用性高的碗盘、家具等的重要性也在提高。

长期站在经营第一线上的张阿发则表示,或许是国人生活意识与品味的提高,近来,台湾民艺的购藏者,已逐渐从原来的纯欣赏、摆饰,渐渐将之大量运用到日常实际生活用度中,故而,类如橱柜床几桌椅等家具、碗碟盆钵等器皿因之越来越受青睐,偏好的形式造型也益发倾向简单。

说到世纪交替此刻这类清简风格的始终不褪流行,杨世杰认为,其实是生活极度精緻富裕之后的一种必然, 就像是越细緻越精巧的食物越需要以粗砺的、接近土地的石器来盛放,越娇美纤细的花朵越需要朴实淳厚的石质陶质花器来配,杨世杰说,日本人讲「涩」,有了涩,才能感受、对照出真实的精细、澄静,以及美。

好像清贫美学的呼声日隆,绝不是因为物质的匮乏,而是在完全满溢之后,尝试着让心灵洁净、空出来的一种方式。所以喜欢台湾民艺,自清贫、简朴里踏实根生,然后,数百、数十年之后的现在,繁华尽落,回过头来,从这里开始,为我们已然太複杂的生活,寻找出口。


★ 【新书】《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正式推出!
台湾民艺最端庄也最美丽 (2001.06.19)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已于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书是至今第十二本简体着作,写作生涯里意义非凡之作,二三十年点滴累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