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汇生活

台湾就是跨国世界人!《失去故乡的台湾人》作者:希望让在日台湾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6-24

台湾就是跨国世界人!《失去故乡的台湾人》作者:希望让在日台湾

(芋传媒记者简翊展报导)日本作家野岛刚于 28 日受邀到台大集思会议中心分享二月底甫出版的新书《漂流日本:失去故乡的台湾人》,分享会上也谈到自己选定访谈对象的标準以及採访过程的趣事,野岛也透露一些自己认为的台湾和日本异同之处,野岛表示,日本青年对于政治参与普遍冷感,很羡慕台湾青年对于政治参与相当积极。

分享会一开头,野岛刚先简单地自我介绍,还幽默地自嘲了一番,因为台大集思会议中心的电子看版上,将野岛的姓误植为「野鸟」,野嶋刚表示,之前甚至还曾被叫过「野崎先生」、「野先生 岛刚」。

台湾就是跨国世界人!《失去故乡的台湾人》作者:希望让在日台湾

与谈人何义麟教授表示,自己也有做在日台湾人相关的研究,所以首先要和野岛说声谢谢,野岛的着作完整详细又浅显易懂,对台日之间贡献极大,何义麟也提到,台日关係在解严前后有很大的变化,能将在日台人的故事写出来,也能增进台湾人的自信,让大家思考台湾现在的处境与前途何去何从。

何义麟先提问,台湾是个被边缘化、不被承认为国家的小岛,有何值得珍惜的地方呢?把视野放大看海外的台湾人,台湾是有很多能去谈的,近年自己从事台美人研究,中研院也有学者在关注赴中或赴南洋的台湾人,而从野嶋的着作可以重新认识到:台湾的历史与发展并不限于岛内,而是在全球史脉络下的台湾。透过这样一本书可作为一个认识海外台湾人的基础,也可重新检视台湾人在日本统治下并非完全遭受压迫,反而有不少人利用机会去到日本甚至南洋或满州发展。

野岛接着也开始分享採访的人物与自己的构思,一开头野岛提到随着 4 月明仁天皇退位,「平成」的年号也将结束,听说新的年号可能是「永和」,野岛幽默地表示,所以台湾的永和豆浆有机会也能到日本去发展一下,开头神来一笔逗笑全场。

台湾就是跨国世界人!《失去故乡的台湾人》作者:希望让在日台湾

野岛表示,自己 2007 到 2010 年期间在台湾担任朝日新闻的记者,那时候就开始对台湾历史有更多的接触,自己曾出版了一本「蒋介石与日本白团」的书,并做过一些电影、政治的评论以及报导文学,也访过如台独大老辜宽敏以及书中的人物莲舫,书里也有提到包括「泡麵发明人」安藤百福、日本国民作家邱永汉等人。

野岛说,起初自己就希望写些不为人知的事迹,这样才有报导的价值,而何教授与作家出发点相同,只是学术注重理论与结构及思考方法,自己也希望能藉由出书与大家相互激荡,但自己注重的不是理论,而是让大家知道在日台人的成就,让大家开始关心、产生兴趣,甚至开始关心海外台湾人。

野岛也叹道,在日台湾人在日本其实像外国人,就很难被看见,久而久之甚至可能淹没在历史中,所以自己的工作是跟时间赛跑,希望藉由自己的视线与调查,挖掘出更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野岛提到,台湾和日本的交流有两个断点,包括 1945 年战败放弃台湾和 1972 年与中华民国断交,但官方断交之后,日本人最喜欢的国家仍是台湾,许多台湾人最喜欢的国家也是日本。

接着,野岛谈到台湾政治问题,野岛表示,统独问题其实来自于历史,日本战后放弃台湾主权,台湾发生了二二八和后来的白色恐怖,民主化之后近年又面对到中国的介入,人民对于国家的认同与台湾前途的看法就多有不同,相反日本没有认同与国家前途问题,民主党与自民党执政的方向其实大同小异,台湾则常因政局变动产生危机感。

野岛表示,在威权时代,许多台湾人在遭受中国国民党通缉后逃到日本,而因为台湾人的勤奋,所以在日本都有不错的发展,有些人从事台独运动,有些则发展个人事业。野岛进一步表示,虽然有不错的发展,但是这些在日台湾人其实都很少受到日本人和台湾人的关注。野岛说,「海外台湾人常常不被看见,我觉得作为一个关心台湾的日本人,他们的故事必须要在日本人与台湾人面前被看到。」

野岛也透露自己选定採访对象的条件,野岛表示,其实有点主观,自己选定对象不一定要有百分之百的台湾血统,有些甚至已经不到四分之一,但是其生活与经验一定要有些许台湾情感与台湾背景。

台湾就是跨国世界人!《失去故乡的台湾人》作者:希望让在日台湾

「为什幺没有访王贞治?」野岛表示,因为王贞治是未曾到过台湾生活的中华民国国民,王贞治生命里并没有台湾经验,只有中华民国国籍,野岛透露,王贞治能在拥有中华民国国籍的状况下获颁日本荣誉国民赏,许多日本人觉得很有意义,也能够接受。

野岛也偷偷向读者透露,身为一个採访者,既使受访者立场不同,仍尊重受访者的感受与看法,但是因为自己希望写出有历史价值的作品,希望五十年、一百年还有人愿意看这本书,所以书中也收录了一些较负面的事蹟或做了一些比较负面的评论,不时会有受访者抗议。

对此,何义麟也表示感同身受,何义麟苦笑着向读者们分享访谈与写作的痛苦,「受访者常常很高兴地接受访问之后,却往往在文章出来后有很多不愉快,有些受访者认为自己的话语被曲解,这样的状况满常见的!」

何义麟更以自己为例,何义麟表示,自己曾写一篇算是当时最完整的谢春木传记,自己将标题定为「被遗忘的半山」,结果谢的家属很不能接受,他们认为「半山」是专指那些投靠中国国民党的台湾投机份子,但实际上「半山」原意是指在二战前就到中国发展的台湾人。

何义麟也和野岛谈到关于在日台湾人之间的分歧,野岛表示,台湾人的分歧很多角度可以讨论,如 1920 至 1930 年间在日本受教育的台湾人比较左派、自由派,1930 年之后赴日的可能就对左派没那幺关心,而现在在日本的黄文雄、金美龄多为右派、独派,也常让日本人误会台湾人都是那个样子,结果到台湾才知道台独仍是少数,但是台独在日本非常有影响力;而战后才到日本的台湾人则较多左派甚至统派,过去像陈舜臣甚至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然后在天安门事件后才觉醒、放弃国籍。

野岛接着说,有些华侨或所谓外省人是在台湾民主化之前就来到日本,观念上留有很强、算是离台时的中华民国观念,因为这样的情感,日后民进党也很难争取华侨的支持,这也算是是时代造成的分歧。

何义麟半开玩笑地对书名提出质疑,「何谓『丧失故乡者的台湾人』,这样有些小看台湾人,其实台湾不是被国家抛弃,而是台湾人把国家抛弃,在没有国家支持下自己站起来,虽然日本反对双重国籍,但双重国籍很正常啊,保险都会多买几家了,台湾人没国家可以依靠,就多找几个国家来依靠,台湾就是跨国世界人!」

何义麟也提到,现在很多人在讲「我也是中国人」其实多是言不由衷,台湾人并不想当中国人,而是各国都愿意去的「世界人」,何义麟表示,国籍问题其实是台湾人的一种悲哀,接着何义麟也向野嶋问到日本人对于双重国籍的看法。

台湾就是跨国世界人!《失去故乡的台湾人》作者:希望让在日台湾

野岛则以台裔日本国会议员「莲舫」为例,野嶋说,很多国家不允许国会级选举者有双重国籍,国会议员需要展现对国家的忠诚度,莲舫当时说是「忘记放弃台湾国籍」,而她后来很多的解释,对祖国和认同都没说清楚、变来变去,原本大家还很期待第一个女性跟新移民首相,结果她人气掉很快,有台湾国籍原本对她是有加分效果的。

野岛进一步表示,台湾人在日本比较被接纳,很多人都还是用汉名;反而是朝鲜人比较容易受歧视,所以常常会改姓、取日本名,而台湾人在日本发展,有台湾身份多数都是「加分」,日本是两套标準的社会,檯面上不接受双重国籍,檯面下则包容,但莲舫的失败是因为交代不清楚。野岛透露,自己也将这个部分写在书中。

有读者问野岛「日本是否排外」、「为何不研究海外日本人而选择研究台湾人」,野岛则先 Cue 有旅日经验的何义麟回答。

何义麟表示,自己是在平成 2 年去到日本,而书中写的日本是比较排外的,90 年代有「失落的十年」,后来甚至变「失落的二十年」,其实现在日本因为老年化和少子化让国力渐渐衰落,他们现在需要外国人,优质的台湾人更是他们需要的人才。何义麟也提到,其实在日华侨与在日台湾人有着完全不同的社会阶层,台湾人去日本多是留学或做生意的资产阶级,华侨则是「剪刀、菜刀、剃头刀」的讨活者,而日本排不排外其实要看整体的环境氛围。

野岛则又展现了幽默,反问现场读者「台湾人是否排外?」,许多读者苦笑着不敢回答。野岛表示,关于日本或台湾排不排外其实有很多种的意见,自己在台湾其实未曾感受到台湾排外,不过中华民国制度上比较排外,也可以说是比较落后,而日本现在制度上比较开放。

野岛也解释到,日本人其实心态上比较不习惯面对面与外国人交流,毕竟是个岛国,也未曾受外国统治,日本人是比较用沈默来表现友善,台湾人常误会日本人冷淡,其实他们是害怕伤害到外国人,而网路上可能有些排斥中国或朝鲜人的言论,但实际行为倒还好。

台湾就是跨国世界人!《失去故乡的台湾人》作者:希望让在日台湾

至于为什幺不做海外日本人的研究,野岛表示,自己写作优势是在台湾人这个部分,在日本从事海外日本人研究的人很多,研究海外台湾人的则较少,也是考虑了自己的「市场价值」,台湾相对是自己关心也有能力的领域,自己也对海外日人没什幺兴趣,而像是秘鲁、巴西的日裔政治人物,也已经有很多人在做研究。

而关于日本左倾和右翼化以及从全共斗到近年社运的看法,野岛表示,日本人其实很羡慕台湾,年轻人热衷而且愿意讨论政治,「日本年轻人已经对政治冷感到零下四五度」,台湾不管是选举或社运都能动员很多年轻人,这是一件令日本人羡慕的事情,虽然有些情况如:同性婚姻或废核被公投否认,其实日本有点难以理解,但这仍需要年轻人持续参与。

野岛也提到,如台湾的 318 运动、香港的雨伞运动后,许多青年都积极投入政治,但日本先前有抗议安保法修改,不过能量就没能延续,而自己出身在 1968 年,长大后听说 1960 年代是一个热血的时代,而成年的时候已经是 90 年代,那时大家反而是热衷打工赚钱、追求女朋友,自己其实有点讨厌那个时代。

野岛也举例描述台日青年的不同,如:台湾青年如果面临 23K 或失业,可能就会骂骂政府,甚至踏上街头,算是比较愿意参与、关心政治,反观日本青年遭逢挫折时,则多会检讨自己,甚至怀疑自己为什幺生在这个世界。

最后则有读者建议能够再纳入如近年赴日的台湾棋士以及旅日台湾棒球好手郭源治、陈大丰等人的故事,野岛大方地表示,接着第二、第三版会再加入!

台湾就是跨国世界人!《失去故乡的台湾人》作者:希望让在日台湾台湾就是跨国世界人!《失去故乡的台湾人》作者:希望让在日台湾漂流日本:失去故乡的台湾人 タイワニーズ 故郷丧失者の物语
    作者:野岛刚译者:林琪祯出版社:游击文化出版日期:2019/02/25诚品书店购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