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汇生活

台湾少子化无极限!大学招生砸钱有救吗?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6-24

台湾少子化无极限!大学招生砸钱有救吗?

小英政府初上台,即将面对高等教育体系的大难题,少子化浪潮强袭台湾,全国一百五十几所公私立大学的未来将何去何从?前朝教育部长吴思华曾表示,六年内大学要剩下一百所;现在改朝换代,由国教出身的潘文忠接任教长,高教的未来,势必成为最棘手难解的问题之一。

教育部统计,今年大一新生大概只剩下二十五万多人,比去年减少两万人,五、六年后将不到二十万人,而去年各公私立大学缺额已经达到六万九千人了,未来「没有最惨,只有愈来愈惨」。去年全国大学的新生注册率只有八成二,一位负责招生的大学教授直言,今年一定低于八成,缺额恐创新高,各私立大学都在「剉着等」。

六年内大学要剩一百所,这是按照学生人数的比例去约略计算;根据教育部进一步粗估,如果八年内退场六十所学校,那大概会有一万二千名教授失业,在这种「没有学生就没有教授」的压力下,尤其私立大学的教授们早就开始扮演「招生业务员」,发传单、入班拉学生是基本工作,电话叩客、到家里拜访、全力动员人脉去说服学生就读等,都变成必备的招生伎俩了。

送奖学金,还可保证就业

台湾少子化无极限!大学招生砸钱有救吗?

去年大学缺额近7万人,新生注册率仅8成2。

今年初的某一天,某间高中职便集中二到三天,连续安排了好几间私立大学入班招生,一堆大学教授就在校门口排排站,等着进入学校入班发传单、进行简报,「来!来!来!我们学校保证毕业即就业」、「来!来!来!我们学校有高额奖学金」、「来!来!来!成绩优秀,就送iPad」。

台下,有学生睁大了眼睛,也有学生两眼无神看着台上口沫横飞的教授,这些高中职的应届毕业生,早上听某一个大学教授称讚自己学校多好多棒,中午是另外一个大学教授来表示入学有高额奖学金,下午又听某一个大学教授吹嘘自己学校环境设备一流,「学生有时候一天听好几场,听到两眼无神、脑袋麻痺」,一位参与招生的大学教授无奈表示,「今年各大学拉学生的白热化,简直是一场头破血流的大混战。」

面对学校抢学生抢破头,也有大学砸下重金,有科技大学祭出统测加权成绩五百分以上,颁发四十万奖学金,也有大学祭出保证一年比照国立大学收费,还有学校说只要来念,立刻颁发一万元奖学金的利诱。

董事会谈好,整班被「绑」走为了招生方便,北部某私立科技大学,乾脆「册封」好几位「副校长」,这些副校长的工作,就是到各个高中职去招生,根本很少在自己大学校园内,因为他们主要工作就是拿着副校长的抬头,到各个高中职去卖人情,到校庆典礼上送礼,也到毕业典礼上致辞,目的就是拉拢关係,为的也是招生方便。

这些招生乱象与怪招,每年推陈出新,今年更是一○五高教大限,教育界人士也称为「招生断崖」。因为今年入学的大一生,正是民国八十七年虎年出生的小孩,因国人传统不喜欢在虎年生育,当年我国出生人口首度跌破三十万大关。

以学测为例,今年总共有十三万五千多人报考,是史上学测报名人数最低的一年;再以高职学生报名为主的统测为例,今年十三万六千人报考,也是史上最低。这也难怪中后段班的大学与科技大学,无不绞尽脑汁,绝招尽出,展开生存大作战。

上述的高中职算是很有良心的学校,无条件容许各公私立大学或科技大学入校宣导招生,教育界内部盛传,中北部的另一间高中职,早就被「绑」走了,高职与大学两边的董事会协调好,学生一毕业,就是整批被带去这间大学缴学费,也因此,这间高职是招生禁地,「没有董事会的同意,是不会有任何公私大学可以进去招生宣导的。」一位负责私立大学招生业务的老师好气又好笑地如此表示。

花大钱请门神,一切好说

台湾少子化无极限!大学招生砸钱有救吗?

考生为进大学苦读,大学也为招生苦恼。

这类高中职形同利用卖学生来牟利,因为这些学校看準各大学有求于高中职,因此趁机勒索,要钱、要人等花招百出。甚至如果招生比较有困难的私立大学肯付出,乾脆整班「打包」,一毕业,就透过独立招生的管道,直接到特定私立大学就读。

这些学校也高姿态摆明,「想要入班招生,就是提『钱』来讲」,趁机向有意前来招生宣导的大学「敲诈」,要求帮忙採购仪器设备、赞助某些经费、要求大学教授到高中职去帮忙专题製作,或要求特定资源的回馈等等,这些传闻早已传遍高教界了。

整体而言,招生就跟食物链一样,大学的生源学校在高中职,高中职的生源学校在国中,国中的生源学校在国小,国小的生源学校在幼稚园。在最高端的大学教育不只商品化,更早就市场化。也许,在资本主义的逻辑下,教育本身很可能就是一种商品,但若这样的结果已经导致高中职学生的受教权益受损,或者,让高中职学生失去自己选择大学的权利,那对这些学生并不公平。

教育部的官僚与僵化,更导致台湾的高教体系缺乏应对外在挑战的弹性,文官系统的保守与不作为,各公私立大学又被老旧的文字法条牢牢绑住,致使高教体系无法与时俱进,变成拖垮教育品质的兇手之一。

除了招生之外,各公私立大学经营也是乱象百出。教育界的门神文化,更令人歎为观止,卸任的教育部高官或国立大学教授转入私立大学、高中职当「顾问」,早就不是新闻,虽然这些「顾问」或「特聘教授」增加了学校的人事负担,但一切都是「Z>B」(利大于弊),因为这些高官或教授在杏坛人脉广,甚至徒子徒孙多,在教育部的私人关係也够,因此,对私立大学来说,这是非常划算的成本付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