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汇生活

台湾女孩勇闯世界的逆境哲学:「留学让我把自己逼到绝境,于是更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6-24

台湾女孩勇闯世界的逆境哲学:「留学让我把自己逼到绝境,于是更

出国之后,不仅没有归属感,还必须承受无止无尽的焦虑蔓延,生怕缴不出学费、付不起饭钱。或许,我们都拥有一对被遗忘的翅膀,往往跳下悬崖后,才能在绝境的风中,找到自己从未发现的力量。

望月思乡的异乡人

夏天的日落洒在曼哈顿的岛上,把每一栋建筑镀上了金箔光辉,底下的每一个人,都怀抱着自己的理想,在「大苹果」中耕耘属于自己的梦。我只身拖着一只皮箱抵达甘迺迪国际机场,无人接机,提着行李,独自在陌生的环境找寻方向。

纽约是象徵文化大熔炉最贴切的国际都会之一。路上有穿着非洲传统服饰的妇女、地铁上伊斯兰留学生一身罩袍坐在旁边、犹太人头顶着小圆帽穿梭在办公室里……这些人跟我一样,努力在这个大城市里求生存。在绚丽的城市里,不论身分是什幺、年薪有多少,人们同样呼吸着街上渗出的馊水味跟地铁新鲜的尿骚味,搭上永不準时的班车,被困在没有讯号的地底下,不幸刚好遇上没有冷气的话,更是燠热难耐。这才是百分之百的纽约日常生活。

这些从身边经过的男男女女,多数大有来头:像是某个新创公司的 CEO、国际间抢着签约的知名作家,或是百老汇的传奇表演者等,他们身上散发着炙热的生命强度,在平凡简陋的空间中坚持自己的梦想。或许, 使这座城市充满生气、闪闪发光的,不是光芒万丈的豔阳,而是来自市井小民为了生活努力奋斗的眼神,散发着一股熊熊不可灭的斗志 。

距离台湾一万两千公里远的国度里,我完全没有认识的人,一个人的生活默默进行着。在完全没有预算买棉被的情况下,只能够在狭小的宿舍里盖着外套瑟缩而睡、吃着路边餐车五块钱的印度鸡肉饭,甚至在大都会博物馆里被变态吃豆腐亲脖子,还被路边假装是流浪汉的精神病患纠缠诈财……纵使眼神惶恐,但是内心充满坚定。

所有离乡背井的游子,或是从世界各地来纽约追梦的旅人,都会在思念故乡的夜晚,把所有情绪延伸到寂寥的远方,挂上属于乡愁的月。不论身处何方,我看着它,这座城市也看着它,我们看的永远是同一个月亮,这座月亮叫故乡。

你能忍受多少孤独寂寞?

身为一个外来者,无论再怎幺融入西方文化、讲的英文再怎幺流利,终究是一个没有归属感的暂时寄物柜,把行囊託付在这里,总有一天会离开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努力追求的时候,寂寞会如影随形,但忙碌是孤独的止痛剂,让我暂时忘却追求梦想的副作用。 正因为脱离舒适圈,这股短暂的阵痛反而可以忍受,在独立的同时更能珍惜微小的关心跟远方的温暖 。

唸大学时,有一个教授曾经说:「国外最煎熬的,就是寂寞。」那时候的我听得懵懵懂懂,心想出国不是应该很快乐吗?为什幺会寂寞?

如今我身在美国,处在五坪不到的狭小宿舍,每天一个人生活着。这个套房很老旧,有一扇极小的窗户、陈年的木头书桌、随时随地掉漆的墙,跟不稳定常常断线的网路,房间里充斥着外面街头车水马龙的声音,夹杂着纽约客忙碌的脚步声,与我从早到晚响不停的键盘声共谱圆舞曲。

我是一个很喜欢与自己独处的人:喜欢一个人扛着物美价廉的二手家具回家,花不到两百美金就搞定一切生活所需;喜欢自己组装家具、装修水电,当电脑主机坏了,也能当一个拆解电路、重新换零件的女汉子;喜欢蹲在地板上用电锅煮粥,一锅大杂烩可以吃一週,省下不少伙食费;喜欢第一次看到下雪时,冲出去淋雪的兴奋感,冷冻在异地生活的孤独感……我终于懂了当初教授在课堂上说的那句话,背后有多沉重。

寂寞的时候,上脸书看看远方的朋友的动态;郁闷的时候,播放 Youtube 影片,捧腹大笑一番;想到家人的时候,难掩压力地放声大哭……地球另一端的个人空间,有它的精采,也有无奈,这个隐密的场所乘载了我所有变化无常的情绪、五味杂陈的心思。 脱离舒适圈的艰辛,唯有亲身走过一回才知道,浪迹天涯的皮箱里,装的是追梦的灵魂与不得不撑下去的骨气 。

生存是唯一的选择

曾经有一句话:「有选择的叫生活,没有选择的是生存。」

生存是我第一年到纽约的唯一念头。刚到纽约的我,身上只带着工作存下来的一点钱,不到三千美金,却要过接下来的两年,常常不知道下一餐在哪里。

由于刚领到教育部奖学金,全部都拿去缴学费了,甚至要借助贷款才能付清。心慌的我,焦头烂额地在国外找寻其他奖学金的机会,搜索着生活下去的办法,不放弃任何一点希望。有一次跟学校的韩国同学聊天的时候,他分享自己的经验:「我是拿韩国的公费出来的,而且纽约视觉艺术学院为了鼓励同学申请校外的奖助经费,还会额外给一笔钱,叫做旅外奖学金(Matching Outside Scholarships)。」听了之后,我立刻手刀冲去申请旅外奖学金,多达三千块美金。原来国外当地的奖学金,有些是可以给外国学生申请的,自己多做功课、多听多问是不二法门。

纽约最贵的不外乎就是住宿。因为第一年人生地不熟,我选择住在学校宿舍里,想要等到熟悉附近环境以后,下学期再搬去房价较低的郊区居住。但是那年学校政策突然改变,规定新生一定要住满一年,否则不能搬离宿舍。情急之下,我去找舍监(Dorm Officer)沟通,亲自写了一封长信解释自己的家境情况以及一定要搬离宿舍不可的理由,来来回回长达两个月之久。虽然最后谈判的结果是依然不能搬离宿舍,但考量到我的经济状况,校方提供我三千美金的经济资助(Financial Aid),通常经济资助只开放给美国人申请,国际学生的资格不符,所以我非常感谢舍监为我争取这项权利,算是让我半价入宿。权利都是自己争取的,勇敢去改变现状,一切都有可能。

为了生存,我也写信询问系上,有没有其他的奖学金可以申请,系上建议我申请助教(Lab assistant),一学期的薪水相当于一半的学费。因为我的研究主要是跟网际网路相关,所以申请的是网际网路助教(Web Assistant),这个职务除了让我能够发挥所长、管理学校的网路系统之外,也可以练习英文,增加与学校教职人员接触的机会,是很正面的影响。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不论是学校、宿舍或是系上,在心陷绝境的时候都对我雪中送炭,给予不少经济上的支援,我才有机会完成学业。

在完全没有生活费,又背负百万学贷的经济压力下,我必须疯狂兼差,才能一边读书、一边求取温饱。我想证明留学并不是只有有钱人才可以做到的事, 纽约不高贵、美国不伟大,真正使自己内心踏实的只有苦干实干的努力,和一份不让家里担心的责任感 。值得庆幸的是,我来的是纽约,地铁四通八达,不用砸重金买车,住远一点也找得到比其他州更便宜的房子,依然可以享受到这个城市无比的活力跟无穷的机会。或许, 人都是被逼下悬崖后,才学会飞的。留学让我把自己逼到绝境,于是更强大地活过来 。

在异乡做个美丽过客,独处时学会与自己的寂寞对话,绝境时激发出强烈的生存斗志。 毕竟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何不就与浪花为伍,一起来场轰轰烈烈的冒险呢?

不认输推荐好书:

《不认输的骨气:从偏乡到纽约,一个屏东女孩勇闯世界的逆境哲学》

台湾女孩勇闯世界的逆境哲学:「留学让我把自己逼到绝境,于是更

这里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