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省生活

新创乙未起义:开启一场改变台湾经济与社会的革命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7-13

新创乙未起义:开启一场改变台湾经济与社会的革命

2015 年,乙未年。农曆六十甲子为一个 循环 ,第 32 年称「乙未年」。两甲子前,1895 年,乙未年,国民革命史中重要的一篇:乙未广州起义,为孙中山 十一次起义 之第一次。农曆九月九日,孙率领郑士良、陆皓东等準备袭取广州,然事机洩漏,陆皓东被捕牺牲。

而 2015 乙未年,将是台湾新创,在台湾经济与社会革命中的一次大起义。

革谁的命?改变什幺?我觉得一个重点是:

将台湾从「製造业与资本思维」,革命成「人才思维」,并加速青年创业。

2014 年我最爱的电影之一,是凯文科斯纳主演的「超级选秀日」,片中描述美式足球联盟的教练间,如何交易彼此的年度优先选秀权,建立自己心中的冠军球队。

三十年前,休士顿火箭用第一选秀权签下了「大梦」Olajuwon,而芝加哥公牛则用第三选秀权签下了麦可乔丹。

高科技竞争与球队竞争,根本是同一个道理,比的只有一件事情:谁掌握了人才的优先选秀权?球队签到好球员,金冠军戒指等于戴上一半了;高科技的竞争亦如是。

于是,企业竞争,惟比:谁掌握了人才的优先选秀权?

为何硅谷总能如雨后春笋般地不断建立成功的新创公司,而台湾却不能?原因无它:因为硅谷的投资界,充分地掌握了人才的优先选秀权。

投资界不若大联盟,优先权不由创投公会分配,而是靠投资人自己经营争取。

投资年轻人,培养成功后,不断地行销其成功故事,并塑造自己的伯乐形象,硅谷投资人拼的是:谁是青年心中的伯乐?创业菁英,第一个找谁募资?

这种投资与行销手法,就是美国投资人帮自己争取「人才的优先选秀权」的品牌哲学。于是乎,美国大学的第一流的人才,永远都是毕业前,就被创投捞走了。第二流的,则是毕业后拿投资人的钱,创业去。只有第三轮的人才,毕业后,才只好去 Google,去苹果,去其他「大公司」上班。

是的,「去大公司上班」,这句在硅谷是多幺不情愿的话,这句代表了:「我就是还没能力创业」的话,在台湾,却是父母最喜欢拿来跟亲朋好友与邻居炫耀的话:「我小孩在高科技大厂上班」,「我小孩在国外大公司上班」!

如果问这些父母,你们觉得以下的人有什幺共同点?脸书创办人 Zuckerberg 与 Moskovitz、苹果创办人贾伯斯、微软创办人比尔盖兹 与 保罗艾伦、甲骨文创办人 Ellison、戴尔创办人麦可戴尔、Paypal 创办人 Theil、Spotify 创办人 Ek、Dropbox 创办人 Ferdowsi、Box 创办人 Levie、WordPress 创办人 Mullenweg、Tumblr 创办人 Karp、Mashable 创办人 Cashmore、Blogger 创办人 Williams.

他们会说:喔,这些人都是成功的创办人。

那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都是大学没毕业就跑去创业了。

这幺多菁英于这幺年轻时就跑去创业,纯粹都是自己的创业热血使然吗?No,美国投资人在其中,当然扮演了推手的角色。在全球的人才战中,硅谷创投跑得最前面;那些最顶尖的选手,在根本还没曝光前,就因为投资人建立的品牌,而主动去找投资人,「被吸过去了」,一般企业根本没机会竞争,这就是硅谷投资人长期建立的「人才优先选秀权」。

而台湾呢?台湾目前是这样子的:

台湾企业

台湾企业并不太了解「经营人才优先选秀权」这档事,但过去三十年却掌握了人才。原因是,许多台湾所谓的高科技产业,其实都是「以製造思维为基础、以资金为门槛」的产业。譬如盖晶圆厂是件资金密集的事,所以当资金到位了,门槛就有了,人才也就只好来了。试问,电机电子的毕业生,有什幺选择?有晶圆厂的公司就那幺几间,除了去当颗螺丝钉,还有什幺选择?

有本事自己募个一百亿,盖个晶圆厂吗?

于是,年轻人连做梦的权力都被剥夺了,顶尖的人才乖乖地去领一年几百万的薪水。「领高薪」这三个字,对于我们每年毕业的顶尖人才来说,不是侮辱那是什幺?
喔,别误会,这些企业,当然是注重人才的。他们用尽力气,想办法吸引这些领高薪,卖血汗,一年领个几百万的人才。在他们的思维中,资本、大股东是主角,人才是配角。

台湾创投

由于台湾一直以来,创的都是资本密集的产业,因此创投很习惯诸多「运用资本创造优势」的手法,而对于「投资人品牌经营」以及「人才优先选秀权」这些硅谷玩了许多年的策略并不熟悉。在与大企业的人才战争中,台湾创投一直处于劣势。但是以前还有一招:吸引不到顶尖的青年,没关係,吸引已经有经验者出来创业。这招过去有效,但近年却不容易:原因是,产业变化太快,新技术、新平台、新商业模式、新的需求,都来得太快了,年长者虽然有经验,但却追不上这所有的改变。

在人才战中,台湾创投的心情,仍停留在过去,资本为主,人才为辅的状态。再加上熟悉的产业几乎外移完了,而对于新兴的产业如软体、网路与 App 的不熟悉,导致许多创投乾脆做房地产投资,买些古蹟重建,搭文创风潮又可以拿政府补助。

台湾政府与法人

学运之后,政府明显地开始愿意听年轻人声音,也比较积极投入新创的辅导。但其实「政府辅导」这辞我超讨厌。我接受过许许多多创业前辈的辅导;他们的栽培,造就了今天的我。可是,政府部门,跟新创之间,双方心态与认知差异实在很大:

就新创立场,政府同仁花的预算是纳税人的钱,吃的又是铁饭碗,这种心情,不容易体会那些放弃大厂高薪而跑出来创业的年轻人。

放眼望去,国内林立的「创新育成中心」,有多少是自负盈亏?一辈子没自己跳下水过的「教练」,不容易教出游泳选手。

五年前,我与某资策会朋友聊天,他们团队也是做资安的。他觉得,他们也是在创业,只是先待在资策会中。我说,创业就好比悬崖边攀岩,我俩都在攀,但不同的是,你身上绑了安全绳,你知道你失手不会有事,而我没有任何安全机制,我失手就是当场粉身碎骨。所以除非你把绳子解开,不然你永远不会了解我的心情。

上週我在资策会外面巧遇这位朋友,他果然还在资策会,这 spin off 的时机,不知何时会出现?

经济与社会的改革

一方面如张忠谋说的:「大企业转型,几乎不可能」,而另一方面,台湾目前所谓的高科技产业,即使转型成功,对我们的社会与经济也帮助不大。为何呢?因为就如之前提的,这些所谓的高科技,其实是资金密集产业,而资金密集最大的问题,就是持股结构问题:整家公司,几乎掌控在资本家手里。各位人才请想想,如果张董都持有不到 0.5% 的台积电股权,青年现在进去,能够持有什幺?嗯,能够领高薪,我知道,但是台湾每年的顶尖人才,是可以创出许多高成长新创公司,成为经济成长新引擎,甚至开创新的产业,他们不是要去上班领高薪的!

反观硅谷,脸书创办人 Zuckerberg,今年刚满三十岁,脸书市值超过台积电两倍,而他个人持股近三成。这就是以人才为主的新创,最. 大. 的. 好. 处:财富的分配,是依稀少的人才为主,因为主角是人才,而非资金!这也是詹董所谓:「创业是社会安定的重要力量」。

在这场革命中,政府部门中不乏思维创新、不官僚、俱使命感的许多人,一直帮助着大家。我认为,加速器、育成中心、国际接轨等,其实业界都可以做得不错。加速新创,政府可考虑集中资源,聚焦只有政府能做的事情上。譬如:

一、在国际上塑造出台湾新创的形象,宣传台湾政府对扶植新创的决心。例如,所有来申请国发基金 40% matching fund 的国际创投,我们要求他们发个英文新闻稿,里面提到如:「我们某某创投,很高兴能够开始与台湾国发基金合作,我们双方将共同投资台湾新创公司,透过台湾政府,国发基金以及相关单位的帮忙,我们相信,我们在这方面的投资,一定会有很好的成绩。一直以来,台湾在 、以及___方面,都有杰出的成绩。我们很期待透过我们的投资、经验与人脉,将更多台湾在这多方面的技术与团队,带到国际舞台」。

在这方面长期经营,台湾必定能打出我们新创在国际上的知名度,吸引更多好创投来投资,吸引更多大企业来找合作伙伴,找併购对象。

而类似这种事情,只有政府能做,民间永远不能帮政府发声。

二、法规鬆绑与改革

我们阿码的总架构师,英国人,大学读到一半创业,后被上市公司併购,移居美国,拥有英美双护照,为世界级软体架构师。第一次申请台湾工作签证,竟然不过,我猜是因为他没大学学历。这种事在新创圈屡见不鲜,诚如最近商週点出: 抢年轻创业家,台湾门槛却比新加坡高 4 倍 。

一如前几天,硅谷知名加速器 Y Combinator 创办人 Paul Graham 也特别针对此议题写文章对美政府发声: 让其他 95% 优秀工程师入境 。他认为,重点不在于保护就业机会或甚至培育本国人才,而是,美国要吸收的是那群最顶尖的工程师,而这群人,有 95% 来自美国境外。

全球抢人下所遇到的签证问题,不只台湾有。我们市场较小,资源较少,但是我们在法规上,是否可以比大国灵活,比大国动得快,藉以塑造我们小国的优势?

二如台湾公司法, 完全以製造业与资本思维出发 ,出资者才能拥有股份,只出技术者,不能合法拥有股份,这幺老旧过时的法律,我们必须及早让它脱胎换骨。

三如三方支付,这议题大家讲很多了,我简单引述范畴前辈对于这次台湾 被马云羞辱是活该 的一段:「民意代表」和政府还在等待家族金融机构的利益回馈,而阻挡「第三方支付」这种全世界早已通行的金融工具。如果这不是活该,什幺才是活该?

四如前几天, 卫福部函释:台湾医疗机构不得于脸书或社群网站建构官方专页 ,让人觉得,政府同仁就是不愿意多花时间去了解新技术,驾驭新技术,而老是捡最简单的方法:禁止。

战场上,开枪了

从白衫军、到太阳花、到柯 P 的当选,年轻世代再再展现了在这场 宁静革命 中的决心。2014 年, 台湾创业生态圈成形 ,创新政治家胜出,创业家向新政治家 喊话 :「网路产业不仅低汙染、高产值,弹性高、短小精悍的网路创业团队既符合台湾的人才特质,也更能够带动一个城市的发展。」

最近在新创战场上,我看到开出好枪的,首推国发会:各位台面上或许看不出来,但与创投互动频繁的我确实看到,国发 创业拔萃方案 中吸引国际创投的 40% matching fund,确实有让国内外的创投动起来,摩拳擦掌,一方面申请,一方面準备投资台湾新创!

紧接着也开枪的,是中小企业处的「2014 全国中小企业发展会议」,以及市政白皮书 #24:「让台北成为创业的摇篮」!

当然,纵横战场的资深战士们,今年也表现不凡:数位时代今年的 AAMA 台北摇篮计画 、以及台湾最大创业盛会「Meet Taipei 2014 创新创业展」,AppWorks 的 Demo Day 8 以及 Demo Day 9,资策会创研所的 IDEAS Show、以及几乎全英文,堪称国外创投来最多的 Asia BEAT,Startup Leadership Program Taipei,iiiNNO Taiwan 的 Angel Wednesday,ALPHA Camp 的 bootcamp Demo Day 1、2、3,The Entrepreneurs Society of Taiwan 的定期 meetups,今年都热闹非凡!

当然,金管会今年在战场上,也是有开枪的:柜买中心「创柜板」的开跑,为台湾群众募资史,写下了新的记录。

新创团队当然也常传捷报:iFit 今年 两轮募资成功 ,以及 LIVEhouse.in 募得的千万台币种子轮,都是心元资本的成绩。POP 从 500 与其他国外创投募得 天使轮 ,Roam & Wander 从 TMI 与 WI Harper 募得 天使轮 ,关键评论从前华盛顿邮报总编辑布劳奇利先生和媒体发展贷款基金创办人维基尼克先生募得 天使轮 ,还有红杉资本第一次投资台湾新创,Appier 募得六百万美金 ,Gogolook 被 Line 併购 ,以及 KKBox 霸气的一亿美金融资 .2014 年新创战场上,团队们展开了前所未有的攻势!

战友们,中枪了

然而这毕竟是场起义而非欢乐派对。就在一切向荣的同时,身兼天使投资人的我,也深知一些好公司正因资金困难而面临关门的决定,创办人将承受不小的损失。我佩服这些创办人自己掏出可买几栋房的资金,也为他们的损失感到心疼。

两星期前,一位年近五十的老闆带着二十出头员工向创投募资,公司技术全球顶尖,但资金烧尽,该员工先把存款都借老闆。我听了当场起立跟老闆握手,同时也想起大河马与 Brian 有着一样的故事,以及阿码于金融风暴时,核心同事没领薪水也不敢跟其他同事说的心情。

起义就是大家一起冲,然后看着战友一个个中枪倒下,没中枪不是比较厉害,是运气比较好。这就是创业。

想到 1895 年乙未起义时,陆皓东被捕,受尽酷刑,仍坚决不肯供出同党,写道:「今事虽不成,此心甚慰。但一我可杀,而继我而起者,不可尽杀!」。

欢迎新战友加入

若您身上也流着革命的血,若您也对创业有兴趣,欢迎加入我们!例如:

一、多了解新创议题,多接触新创媒体与部落格,如: 数位时代 、 Inside、PunNode、MM Days、Mr. Jamie、科技报橘 、 韦恩笔记 等。如果觉得太多了,亦可以按讚我刚建立的「新创阿兰那」,我将每天挑选并分享当日最重要之国内外新创新闻与文章给各位。

二、加入新创团队。别再嚮往大公司了,加入新创吧,并记得争取股票!

三、当个创业家

四、当创业团队的业师。您是 C 字辈吗?您是资深业务、行销、财务吗?多根新创互动,新创团队永远感谢您的指导,也会给您顾问股做为回馈!

五、加入天使投资人的行列。您希望您小孩如何跟他朋友形容他父母?「我爸妈是房地产投资人」,还是「我爸妈是帮助创业家实现梦想,改变世界的天使投资人」?把握时机,现在新创界正缺天使,诚如前几天心元资本创办人 郑博仁 说的:「美国与中国很多投资案,都是由 1-2 机构加上 10-20 个天使,甚至 50 个以上的天使,这是未来趋势」,以及 iFit 执行长陈韵如 说的 :一群「天使」比单一创投更理解我们的需求。

六、多参与新创跟政府间的对话。如果你了解新创面临的问题,请多花时间让政府了解,毕竟很多事情,只有政府能改革。

革命何时成功?

革命,不会只靠一次起义,但「新创乙未起义」意义非凡。革命何时成功?我觉得等到台湾老旧的法律终获改革,等到菁英不再被大厂绑架,等到人才不再是资金的配衬,等到创新终于是二三十岁而非五十以上人的事,等到巷弄间父母拿来炫耀的词不再是「我小孩在科技大厂上班」而是「我儿子在新创公司」或「我女儿是创业家」时,我们就算初步成功了。

在那之前,这将是一趟艰困的旅程,成功一半靠运气,阵亡则随时都有可能。不过若加入,五十年后你可以跟小孩说:台湾那时的新创乙未起义,我参与其中,让我说个故事给你听.

参与革命者,总有说不完的故事.

Wayne

新创乙未起义:开启一场改变台湾经济与社会的革命

上图:于客户奇异 GE 资安中心外围,维吉尼亚州首府里奇蒙旁的战地遗迹

本文感谢 Matt Huang、Brian Yang、ErhFen 兔、Craig Chao、David Kuo、Bernard Chan 审阅。
图片来源:zyb.hwjyw.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