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省生活

台湾第一位党外县长、慷慨无私的野生政治家:余登发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6-24

台湾第一位党外县长、慷慨无私的野生政治家:余登发

台湾第一位党外县长、南台湾政坛「余家班」的带领人、「黑派」创始祖──余登发先生,自 1989 年 9 月 13 日蒙难辞世至今,忽忽已过去三十年了。三十年的流光历经多少物换星移,现今年轻的一辈,对这位出生在 1904 年的老前辈,也许不再熟悉,但对台湾政治发展史有一点认识的人,都深深记得他对台湾民主进步发展的贡献;而历史的笔,对这位走在台湾民主运动浪头的老先觉,也早就赋予特定的历史定位。

余登发先生自三十二岁  (1935 年) 当选高雄州楠梓庄协议会会员踏入政治事务开始,至 1989 年辞世的八十六年岁月里,有五十年的时间,都活跃在政坛。从战前即参政并延续到战后,他个人五十年的参政经历,就是台湾五十年政治史的缩影。余登发先生除了担任过里长、乡长、国大代表、水利会主委、县长之职,更以其独特的动员和领导能力,率领亲族和后进,在南台湾建立一个实力坚强、颠扑不破的反对阵营滩头堡,至今台湾没有第二个政治家族的组织结构和影响力能超越之,说余登发先生一手创造了台湾有史以来最奇蹟式的政治家族,一点都不夸张。

余登发先生一生之中亲自上场打过十场选战,有七胜的纪录;他领导家族三代打过的选战近三十场,当选率在八成以上。但余登发先生在选举战场的所向披靡,靠的不是巧妙的战略或滔滔的唇舌,而是长年在地耕耘的厚实根基。早年他以个人拥有的百甲土地作后盾,热中社会公益及捐献;终其一生,他都一心为公,不重个人享受,树立平民化的执政风格,蔚为反对阵营里的典範人物。

台湾第一位党外县长、慷慨无私的野生政治家:余登发

后世学者以「野生的政治家」来定义余登发先生。「野生」意谓着无人牵引、自然发出,说的正是余先生天生天成的政治才情及在野求生的政治理念。

余登发出身中等农家,本无任何政治养成背景。他在日据时期自商业专科学校毕业之后,出任初级文官之职,在当时,算是高等知识份子,但和政治无关。他后来投身政坛,是命运的偶然加上性格的必然。也因是从百分百的政治素人作起,余登发的政治理念完全从自己的角度建立,他做官做事特立独行,自订步伐,不受政治高调的理论束缚,专注于地方自治的理想。他一生都在和一党专政的体制对抗,坚守反对立场,透过选举的方式,让选民来决定执政人选。而在取得执政的地位之后,

接近过他的人都知道,即使身家富厚、又位居县长之尊,日常生活里的余登发,凡是衣着、饮食等种种用度,都厉行极端素朴主义甚至到自苦的地步;然而一旦涉及到民主运动或者造福百姓的公益事务,他却能慷慨解囊、一掷千金。余登发这种以民为本的仁政心怀,至今都为人津津乐道,传为政坛佳话。

台湾第一位党外县长、慷慨无私的野生政治家:余登发

除了显赫的政绩,余登发对台湾民主运动的发展贡献亦大。他除了是民主化潮流中领航的先驱者,更是触发政治改革的关键人物之一。 1979 年 1 月 22 日,发生在他和其子余瑞言身上的「桥头事件」,以及同年底发生在高雄的「美丽岛事件」,被视为是台湾民主化历程的重要里程碑;

台湾第一位党外县长、慷慨无私的野生政治家:余登发

1979 年发生的「桥头事件」, 至  2019 年的今日,整整四十年了。四十年来,台湾的民主政治进程,从戒严到解严、从一党到多党、从在野到执政、从街头到殿堂……,台湾的历程,不只放在亚洲,甚至放到全世界民主化潮流的脉络来看,都是极为成功且动人的故事。而这位「台湾第一位党外县长」余登发的故事,更是其中至为宝贵的一章,他的人格特质、他的执政理念,是南台湾政坛的一则传奇,他曾有的建树,还持续在利泽百姓、造福乡梓。哲人虽已萎,然而余登发一生对台湾土地及人民至情至义的付出,至今透过子孙及基金会的力量绵延流传着。永远的老县长余登发,依旧长存在高雄人民的心目中。

本文摘自《大时代的故事:台湾第一位党外县长余登发》一书。

台湾第一位党外县长、慷慨无私的野生政治家:余登发大时代的故事:台湾第一位党外县长余登发
    作者:八卦寮文教基金会策划/阮爱惠主编出版社:前卫出版社出版日期:2019/01/14读册生活购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