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省生活

台湾最敢做大梦的导演,魏德圣为何募百亿盖游乐园?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6-24

台湾最敢做大梦的导演,魏德圣为何募百亿盖游乐园?

导演魏德圣酝酿 19 年的大梦,正悄悄开始启动。

4 月中,台南市政府举行一场罕见的跨部门会议,由文化局发起,召集交通局、观光旅游局、都市发展局、工务局等 11 个局处代表出席。魏德圣也列席其中,他拿着超过百页的计画书,带团队报告。

会中大家来回讨论:「这里将吸引百万名游客,路要拓宽,也要搭配周边交通设计。」「这边要挖水域,相关单位要做好评估,这对区域防洪有帮助。」

古荷兰船、海上搏斗秀都来了
100 个足球场大的乐园,再现台湾故事

这是台南史上规模最大的文化类开发案,开发面积 100 公顷,约是 100 个足球场大。目前依照《促进民间参与公共建设法》进行评估,中央与地方政府都动起来,协助洽谈台糖在后壁区的土地,观光和周边交通等建设,也将一併开跑。

「这个计画的野心,不只台南需要,是整个台湾都需要。」台南文化局长叶泽山说。

因为这不仅是拍电影,而是盖一座台湾史主题乐园!

魏德圣发起「丰盛之城」计画,后年将在台南开拍电影《台湾三部曲》,同时製作三部片,分别呈现荷兰人在台时期,荷兰人、汉人、原住民 3 个族群的观点。

之后,电影片场将保留,2024 年电影上映时,「丰盛之城」主题乐园同时开幕,重现 400 年前,在大航海时代下,物产丰饶、族群多元的台湾面貌,包含热兰遮城(注:荷兰在台所建,遗迹位于现今的安平古堡)、台江内海等景致。园区内有科技艺术游憩设施、手工艺村、电影院、博物馆、饭店、餐厅,搭配文化艺术季等活动,宛如一座「台湾史的迪士尼乐园」。

游客一走进乐园,眼前是一片汪洋,漫步在海上步道,一旁有古荷兰船、中国古帆船停泊。前方陆地是一比一复刻还原的热兰遮城,周边有欧洲古老城镇,戴着宽扁帽的荷兰人、扛着扁担的汉人、背着鹿皮的西拉雅人,将在交易市集穿梭。

每天黄昏的《鲸鱼狂想曲》表演节目,结合光雕投影和混合实境,将在海上呈现荷兰士兵与鲸鱼的搏斗秀。船上士兵射击鲸鱼,船只被鲸鱼围绕,失速捲入海中漩涡。在这里,游客身历其境,彷彿回到 400 年前的台湾。

这次魏德圣将联手国外团队操刀,由《赛德克巴莱》(以下简称《赛德克》)的日籍美术师种田阳平担任美术总监,日本东京迪士尼海洋的设计师指导园区游憩规画,也预计与电影《魔戒》的纽西兰特效团队合作。

粗估该计画的总投资额达 100 亿元。为此,身为果子电影创办人的魏德圣,去年另成立热兰遮公司负责该计画,包含电影製作、园区招商、园区营运等。该公司预计后年完成阶段性筹资,并挂牌上市。目前已有 3 名挟带亿元资金的企业家,準备投资。

10 年前,他拍出史上最卖座国片《海角七号》,带动国片复兴潮;后续《赛德克》和《KANO》,也推升国片製作规模和格局。现在,他不仅要在低迷的国片市场拍 3 部片,还将战线拉长,甚至挑战资本市场。

这名全台湾最敢做梦的导演,打着什幺主意?

《商业周刊》独家专访这天,记者来到台南正兴街上的特有种商行,这家由他投资的咖啡店,店内陈列金马奖奖座、电影道具、海报等。他苦笑,原本这家店是在网路卖电影周边商品,但热销期才半年,之后改走实体店面,开始卖餐饮。

电影人即便再热血,仍得回归现实考量。他虽创造票房奇蹟,但每次筹措拍片资金,依旧碰壁连连,得自掏腰包、贷款、抵押房子,他笑称自己是「从亿万富翁,变成负亿万富翁」。

面对电影市场投资报酬率不高,进而压缩到製作成本,形成恶性循环,他打算用《台湾三部曲》的实体化,解决困局。他说:「过去投资电影就像赌博,这次我们不是伸手要钱,而是要变成投资案。」

一切起点在 1999 年。当时他完成耗费两年的《赛德克》剧本,沾沾自喜之际,却在喝完一杯咖啡感到空虚。「我帮赛德克族完成故事,那我自己的故事呢?」身为台南人,他以作家王家祥的小说《倒风内海》为蓝图,动笔写《台湾三部曲》剧本。

亿元票房製造机打造生态链
瞄準长期获利与留才,更要闯国际

随着这些年,邻国影业崛起、国片市场萎缩,他体认,《台湾三部曲》不该只是电影,而是要发挥两大影响力:第一,透过电影和园区,建立产业生态系,创造长期获利模式,留住人才。第二,藉由台湾故事,行销国际市场,提升人民信心。

他认为,面对电影人才流失,留才的关键在创造「超乎想像的大梦」。

「小小的梦吸引不了人,投资机会点也都没有,不如追求大梦想。」他谈道,《赛德克》拍摄期间,吸引全台一半以上的电影工作人员加入,也与日、韩电影团队合作,提升视野;大梦想才可能吸纳跨国人才,「当你看见别人的做事方法和态度,会影响你。」

相较过去电影以放映空间赚取获利,这次,他要用时间来扭转规则。「电影业很像蝴蝶蜕变,毛毛虫历经千辛万苦变成蝴蝶,却只能活 7 天。」他解释,一直以来,电影的最大回收来自票房,但透过主题乐园,将能创造以该电影为核心的食、衣、住、行、育、乐商机,形成产业生态链。

另一面,他要用台湾本土故事,提升自信,迎向国际市场。

他期待这计画,能掀起本土艺文复兴运动,「台湾人可以因为这个园区,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从何而去,对自己的土地和文化有荣耀感,不会再像孤儿。」他认为,乐园拥有台湾独特的历史文化精髓,能吸引国际观光客前来,了解台湾。

但一名导演跨足主题乐园,谈何容易?

与魏德圣合作十多年的製片曾筱竹说:「这(难度)等于是《赛德克》乘以平方的概念。」她坦言,该计画无前例可循,园区和电影製作,是两个世界。

「但小魏这次是铁了心。」果子电影共同创办人、监製黄志明说,目前两岸至少有十几个案子要找魏德圣拍摄,预算都超过人民币 1 亿元,但都被魏德圣拒绝。「许多导演也都劝他务实一点,但他如果肯定一件事的价值,就不会放开。」

黄志明坦言,起初也对该计画相当质疑,「我跟他说,这已经不是做电影的思维,找地、找人、找资金都要改变,这太难了。」他说,过去魏德圣的电影多由创投界资助,但这次大部分由魏德圣自己与企业家对谈,「以前投资人是单纯资助,这次不一样,是要开园区、是纯商业的谈判。」

不再单纯找资助,晋升商业谈判
工作流程翻转,拍片得先想永续用途

魏德圣解释,这次计画与过去的最大差别,在于工作流程翻转。过去的电影搭景,运用简单的建筑工法即可,拍摄完后再来规划空间使用。但这次,在建设初期,就得计划后续的营运状况和用途,电影拍摄和园区的建立期程,得同步进行。

这片 100 公顷大的农地上,未来将进行整地、开挖、造海等工程步骤,不但要造桥铺路、盖城堡、造镇,还会重现台江内海,让船只航行。这一路,得跟公部门进行土地和水利的协调,也要与民间建商和营运公司合作。「不想都没事,一想就头大,」他坦言。

他也飞往各国实地勘查迪士尼、环球影城等主题园区,与经营者对谈,了解营运管理模式。他认为,几乎所有迪士尼乐园开园后,都产生排挤效应,中国近年积极盖乐园,但缺乏特色。他说,唯有创造本土故事和 IP(智慧财产权),才能让园区独一无二。

在国外,就有不少历史主题乐园。例如法国第二大乐园狂人国,被评为欧洲最佳乐园,园内没有大型游乐设施,而是建立古代城镇,展演法国历史故事剧目;又如日本的日光江户村,园区人员扮成忍者、武士和村民,让游客体验江户时代生活。

热兰遮财务长黄姮莉推估,台湾一年国际观光客 1 千万人次,有四成以上会造访古蹟或博物馆,再加上国内户外教学等合作,「我们可以掌握的有 500 万人(次),但保守估计首年游客有 350 万人(次)。」

她解释,园区营收包含门票、招商租金、签约金、饭店等,「观察许多主题乐园的平均状况,门票收入只占总营收四成,其他来自周边商品等消费,粗估该乐园年营收 70 亿元,扣除土地租金、人事等营运成本,一年净利超过 10 亿元。」

对比六福村去年游客 128 万人次,营收 10 亿元,该乐园竟喊出游客 3 倍、营收 7 倍的目标。但要达到此目标,未来得面临 3 大挑战。

行销、园区经营,挑战好多!
吸引全球关注、增加二次消费是关键

第一是电影行销战。「园区要成功,取决于电影知名度。」威秀影城董事长吴明宪直言,台湾故事要行销到海外有一定门槛,除非有很强的通路布局,「如何吸引全球关注,让游客来台湾朝圣,是一大难题。」

第二,园区经营不易。综观国内主题乐园,近年业绩难有起色,包含上市的六福村和剑湖山母公司,股价都惨跌。同时,邻近国家大举投资主题乐园,2 年后,全球最大的环球影城将在中国北京开幕,恐将造成该乐园的经营压力。

丽宝乐园副董事长陈志鸿解释,相较迪士尼和环球影城拥有国际品牌力,台湾主题乐园先天条件不足,加上少子化、难吸引国际游客等环境因素,大多经营困难。「乐园得增加二次消费(周边商品、饭店、餐饮等)空间,提升重游率。」

对此,丽宝乐园投资布局五星级饭店、赛车场、Outlet Mall 等,延伸乐园的外溢效果,游客从每年平均 110 万人次,去年暴增至 930 万人次,乐园营收也成长五成。

他点评,丰盛之城得吸纳专业经营人才,拟定二次消费的行销策略,才可能突破重围。

第三,政策延续性。该计画案虽由民间投资,但在土地变更、周边交通建设方面,牵涉政府决策,在开园前的这六年,若碰到政党轮替、首长换人等因素,难保不会有其他变数。

纵使有许多挑战,魏德圣仍信心满满。他坦言:「很容易身败名裂,可能当英雄或狗熊,但是我没有做狗熊的準备,非成不可。因为这次不是我造梦别人来跟,而是我们大家一起集资造梦。」

6 月,该计画将启动募资。为避免单一股权过大,影响计画内容,他将分散投资比率,大股东投资 1 亿到 2 亿元,小股东以万元为单位。他也拒绝中资,对中国的惠台政策不为所动,以确保完整呈现历史题材,「这将是来自台湾集体的纯粹力量!」

「台湾现在大多状况都不明朗,但他却有明确目标,愿意为台湾做事,我只有满满的感动。」投资人之一的和通建设董事长李怡宁说。

当影视产业与人才纷纷西进中国市场,魏德圣却始终站在这块土地上,不为所动,在《海角七号》十週年时,再次挑战不可能任务。儘管这梦想太疯狂,「但是,我们就是在做浪漫产业啊!不浪漫,这个产业要怎幺做起来?」他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