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省生活

台湾岛屿争夺史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6-24

台湾岛屿争夺史西力东渐与荷兰对台湾西南部的「先占」:一、日西交涉与两国的台湾占领计划

台湾虽甚早即为中国大陆所知,但与外界的接触却十分稀少。惟自十六世纪以后,由于欧洲人的东来,使得位于南中国海枢纽的台湾,自然成为国际政治瞩目的焦点。葡萄牙人在  1511 年攻略麻六甲之后,接着北上抵达中国的广东,并取得澳门为根据地。其后,他们在  1540 年前后得知日本列岛的存在,从此该国商船即年年北航,持续着对日贸易关係。当其北行途中,于海上远眺绿荫葱茏的台湾岛时,不禁脱口而出:「Ilha Formosa(即美丽之岛)。」葡萄牙人根据中国人的传闻所知,将台湾以小琉球(Lequeo Pequeno)之名称之,并将其明记于地图、海图之上。尔后,

台湾岛屿争夺史

当时日本适值战国时代落幕,进入丰臣秀吉治下的短暂太平盛世。秀吉以平定战乱的余威,亟思对外扩张。首先,他出兵侵略对岸的朝鲜半岛,并与明军长期对垒,其次则试图招谕南方的琉球、台湾以及菲律宾。 1591 年   9 月,秀吉派遣原田孙七郎至菲律宾要求该地入贡。两年后的 1593 年,秀吉因长谷川宗仁法眼的献策,命原田喜右卫门策划招抚台湾事宜。

显然,在当时日西间使节往返频繁之际(西国船货被没收、教士被处刑),马尼拉政厅于听到此种传闻时,自不免将招抚台湾想为日本远征菲律宾的第一步,从而深感畏惧,心惊不已。

1597 年 6 月 19 日,马尼拉总督古佐曼(Don Francisco Tello de Guzoman)召开军事会议,提议应先发制人以资对抗,主张抢在日本之前占领台湾。同月22日,古佐曼总督再次召开军事会议,强调该案须刻不容缓地决断实行,但因马尼拉的兵力不足而取消计划。在此一期间,由于秀吉和原田喜右卫门相继去世,马尼拉政厅得以暂时喘息,于是征台主张亦不再有其必要。

秀吉之死使日本经略台湾的计划一时冰消瓦解。但进入江户时代之后,台日间的经济关係日益紧密,特别是为了避开明朝严格的海禁政策,使得日中贸易往往在台湾秘密进行,因而更加凸显台湾的重要性。为此,原本在对外政策上採取消极姿态的江户幕府,亦深感有必要掌控这个贸易据点,因而德川家康乃沿袭秀吉的遗策,于 1609 年命令萨摩藩的岛津家久在征伐琉球之际,亦同时密令长崎的有马晴信尝试占领台湾。

同年春天,有马晴信遣部下千千石采女到台湾,千千石采女确曾在台湾沿岸进行探险,并派出陆战队登陆屯驻,但因遭遇原住民的攻击而败走。当时,千千石采女曾将若干擒获的俘虏献予幕府将军德川家康。家康对彼等十分礼遇,并于日后悉数遣送回台。

台湾岛屿争夺史

在其后的 1615 年,德川家康为因应国内要求恢复日中贸易之声浪,再次命令长崎代官(约为今之市长)村山等安尝试占领台湾,以做为突破对中贸易僵局的第一步。村山于翌年 5 月 14 日,完成远征準备,以其次子秋安为总指挥官,率领军舰13艘、兵士二、三千人赴台。然而,该远征军却在琉球海域骤遇颱风,舰队为之四散,仅一船勉强开抵目的地,但其后遭原住民攻击而全军覆没。至此,由于两度征台均告铩羽而归,使得家康终于放弃占领台湾的野心,转而致力于原先标榜的和平外交,避免再与外国冲突。(以上节引自拙着《台湾国际政治史研究》,法政大学出版局, 1971 年, 8-12 页;同书李明峻译《台湾国际政治史》,前卫出版社, 1996 年, 10-5 页)

二、荷兰对台湾西南部的「先占」

长久以来,荷兰一直满足于担任西、葡与中欧诸国间仲介贸易的角色。但自荷兰于 1582 年脱离西班牙统治之后,不得不放弃原有的仲介贸易,转而致力于开拓东洋贸易。 1602 年,荷兰在阿姆斯特丹创设「联合东印度公司」,并以印尼的巴达维亚作为经营东洋的本部,全力开拓东亚(特别日本与中国)市场。

台湾岛屿争夺史

1604 年 6 月,荷兰舰队司令官韦麻郎(W. V. Warwyk)率舰队自巴塔尼(Patani)出发,準备航向中国大陆与明朝交涉,但途中于广东沿岸附近突遭颱风所袭,而于 8 月 8 日,意外漂抵澎湖。在当地中国商人李锦、潘秀等的建议下,他决定占领该岛,以展开与明廷的贸易交涉。然而此举遭到明朝的强烈反对,福建总兵施德政更派遣把总沈有容率大群兵舰前往,要求荷兰退出澎湖。韦麻郎忖知不敌,乃于该年 12 月 15 日,黯然返航巴塔尼。

1619 年 7 月,荷英两国缔结攻守同盟,于台湾海峡和马尼拉附近布署舰队,袭击西葡两国的商船和前往马尼拉的中国商船,以妨害彼等在此地区的通商行为。马尼拉政厅由于深受其苦,乃向西班牙政府提出建议,要求占领台湾西岸要港以资对抗。 1620 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巴达维亚新总督科恩(J. P. Coen)到任,当他发现上述马尼拉政厅的动向,乃指示务必占领台湾以先发制人,并于 1622 年 4 月任命雷约茨(C. Reijersen)为司令官,率舰队向南海出发,令其攻击葡萄牙的根据地澳门,以及占领台湾、澎湖等地。

台湾岛屿争夺史

雷约茨司令衔命率8艘军舰出动,于同年 6 月 21 日,抵达澳门外港。他在与荷英联合舰队中的两艘荷舰会合之后,于 24 日开始攻击澳门。然而,由于葡军坚守阵地,荷舰屡被击退,终于在 29 日被迫撤离,转而向澎湖进发。 7 月 11 日,荷军登陆白河(妈宫湾),攻占该岛。

在占领澎湖之后,雷约茨再依总督训令,于同月 27 日,亲率两艘军舰前往台湾探险。他在测量台湾西部海岸之后,先在大员(即今之安平港)建立桥头堡,但由于该港水浅,不利大船出入,故乃于 8 月 1 日,决定折返澎湖,先在该岛西南角建筑要塞。为此,被强制参与构筑要塞的该地男子,在要塞完成之际,竟有 1,300 人惨遭饿死。

一方面,明朝对荷兰再度占领澎湖一事,并未坐视不管,立即由福建官宪强硬要求荷兰撤离。期间,几经交涉之后, 1624 年 2 月 8 日,守备王梦熊突然率 50 艘中国船舰出现于澎湖群岛北端,一时战云密布,情势告急。雷约茨为对抗中国的攻击,于同年 4 月底下令破坏大员要塞,并将该地守军撤返澎湖。

当此时,新任巴达维亚总督卡本蒂尔(P. de Carpentier)正好到任。由于雷约茨此前曾数度向东印度公司申请解职,卡本蒂尔乃于同年 5 月 4 日的参事官会议中,重新任命宋克(M. Sonck)为司令官,同时训令他务必坚持一贯的强硬态度。可是,此项训令係卡本蒂尔总督在不明现状下所发出,当新司令官宋克于 8 月 2 日抵达澎湖时,形势完全超乎其想像之外,全体不过 800 余名的荷兰军,正面对总数在万人以上且不断增援的中国军队。

宋克深知无法与敌交战,乃与明军主将俞咨皋交涉,双方达成下列三项协议:

    荷兰从澎湖撤退明朝不反对荷兰占领台湾保障荷兰与明朝的通商

8 月 26 日,荷兰烧毁澎湖要塞,并于 9 月上旬进入大员,占领台湾西南部,开始实施殖民统治。

台湾岛屿争夺史

此为荷兰占领台湾的经纬。如《中华丛报(Chinese Repository)》所记载,亦为日后许多学者所言,

以上节引自《台湾国际政治史研究》, 15-8 页;李译, 15-8 页。

西班牙占领台湾北部及其统治始末:一、西班牙征台的经过以及荷兰的反应

荷兰占领台湾之目的,如上述主要是要做为与中国大陆通商的中继地。但同时也是要妨碍马尼拉的对中与对日贸易,因此西班牙为谋求其在此地域的安全,亦训令马尼拉政厅设法占领台湾。

于是,马尼拉总督斯尔瓦(J. de Silva)筹划将荷兰人驱离台湾,决定派遣瓦提斯(A. C. de Valdés)率军舰2艘、帆船 12 艘,载着三连步兵( 200名 ),出发攻占台湾北端。 1626 年 5 月 10 日,瓦提斯率舰队绕过台湾东岸,于洩底湾(澳底)上陆,并将其东北角海岬命名为圣地牙哥(Santiago,即今之三貂角)。其后,瓦提斯再侦察附近一带,发现北方更有良港,乃率舰队进入鸡笼(即今之基隆)。

他将该港命名为Santisima Trinidad,登陆雄踞港前的社寮岛(今和平岛),并于其西南端建圣萨尔瓦多城(San Salvador)。此外,西班牙也于社寮岛东方山丘设置堡垒,统制港内通行,意图掌控与日本、中国贸易。

台湾岛屿争夺史

在此期间,斯尔瓦总督因故辞职,改由塔佛拉(J. N. de Tavora)接任总督。新总督对于将荷兰驱离台湾一事,拥有不逊于斯尔瓦的决心。 1626 年 7 月,他于就任初期即派补给船支援台湾远征军,但却于途中遭遇暴风失败而返。翌年 8 月,他排除一部分人的强烈反对,亲率舰队前往邀战,尝试将荷兰人驱离台湾。然而,或许是天运不佳,舰队再于吕宋岛西南端波杰多岬(Cape Bojeador)遭逢颱风,使其不得不铩羽而归。随后,占领基隆的西班牙人于 1628 年进入淡水,于当地建圣多明哥(San Domingo)城,并招抚附近的原住民,巩固其在台湾北部的「先占」统治。

台湾岛屿争夺史

毋庸置疑地,对于西班牙人占领台湾北部一事,荷兰人当然不会坐视不管。 1629 年 8、9 月,荷兰派军攻击台湾北部,但由于西班牙人防御坚固而被击退。其后,荷兰为了专心解决与日本的纷争(后述),同时亦忙于在印度及南洋和葡萄牙交战,使得兵力一时无法分拨,再加上要压制台湾南部原住民的叛离,因此只好暂缓对台湾北部的攻击。(以上节引自《台湾国际政治史研究》, 22-3 页;李译; 21-3 页。)

二、招抚原住民与统治权的建立

西班牙占据北部台湾初期,首要的措施,当然在于筑城建堡,防範荷人的袭击。其次,为了扩张并确立其政治基盘,仍需招抚附近的原住民,而给予教化。当西班牙人如上述,于 1626 年 5 月登陆洩底湾,进驻社寮岛时,岛上既有 1,500户 住民,因被砲声震害,逃避山中。遗留的食粮被西班牙军抢夺而去,因而感到非常愤怒,时想乘机报复,神父马丁尼兹(Bartolomé Martinez)为从中疏通彼此间感情,乃先学习语言,或赠物,并时常向他们劝告,他们敌视的态度终于转变为友谊可靠。嗣后,马丁尼兹神父陆续在社寮岛及该岛对岸的中国人社区建立教堂,对原住民与汉人尽力的传道布教。

台湾岛屿争夺史

1627 年西班牙人开始向台湾西北部淡水方面扩张政治版图。当时淡水河地区的居民夹河分为两派,互争势力。其中有一派的头目要求西班牙人援助。其时因菲律宾补给船只不来,中国人亦不来航,西人食粮常缺,鸡笼城守将瓦提斯,想利用此机会展开有利的局面,即派Antonio de Vera带兵 20 名往赴淡水。头目接连一、二个月间甚为欢迎西班牙人,致使Vera因被过度款待而生怀疑,曾要求鸡笼增派兵若干名。果然,怀有恶意的头目秘密与对岸头目言和,一日诱西班牙人打猎,乘其不备,袭杀Vera及兵士 7 名。其他倖存者仓惶驾小舟逃至鸡笼,报告事变。

时适马尼拉派来的补给船Nuestra Señora del Rosario号抵达鸡笼,船上载有Lázaro de Torres队长及 60 名士兵,于是鸡笼驻军守将遂派Lázaro de Torres队长带着 100 名士兵到淡水寻仇。当地住民很快地离开聚落,西班牙人进入住民的穀仓抢米,米粮塞满一艘军船和四艘大舢舨。最后西班牙军队带着大量食物并夺其小舟而还。但经过此次冲突,西班牙决定将淡水完全置于其势力之下。于是 1628 年鸡笼守将瓦提斯派遣军队占领淡水,并在此地建造圣多明哥城寨、驻紥守兵(前述)。神父马丁尼兹也随军来到此地,準备向附近村落传教。然在未见结果之前,他于 1629 年 8 月 1 日,与其他 8 人同乘一小船赴鸡笼途中,不幸因波浪覆没,溺毙水中,结束其热忱的传教生涯。

续马丁尼兹神父之后, 1631 年耶士基维(Jacint Esquivel)神父来台致力于传教工作。他首先感化Taparri(即金包里)和Camauri(即玛陵坑)的村民归化天主教,并于两地建立教堂。稍后也在淡水附近散拿(Senar)村落,教化不愿归顺的村民,并在该地建立教堂,举行盛大的庆典,更进入北投一带传教。

另耶士基维神父在淡水过着苦行生活,并努力学习言语,于数月间,编成一部丰富的《淡水语辞彙》(Vocabulario de la lengua de los Indios Tanchui en la Isla Hermosa),又译有《淡水语教理书》(Doctrina Cristiana en la lengua de los Indios Tanchui en la Isla Hermosa),仅他一人,所留下的业绩,即如此显耀辉煌。

1632 年 3 月,由 80 余人组成的一个西班牙探险队伍,溯淡水河而上,顺武朥湾发现现在的台北平原,再进入另一水流,发现基马逊(Kimazon)河(即今基隆河),始知依此航行,经里招古(Lichoco)可以到达鸡笼。经此次探查,西人乃开闢鸡笼通台北之陆路,沿途的原住民,包括基巴亚(Kipatao,即内北投)里招古(即里族)、卡马古(Camoco,即大浪泵)、毛白(Maupeh,即大稻埕)等社相继就抚,新店溪一带的布罗湾(Pulawan,即武朥湾)、三貂角之卡起那湾(Kakinaoan,即三貂社)等诸社也皆归顺。

在此同时,西班牙人也开始注意台湾东海岸地区。在蛤仔难(Gabaran噶玛兰,即今宜兰)当时有 40 个以上的部落,住民秉性剽悍。但因此地居于台、菲间往来的要冲,且相传有金、银等矿石与米穀、鸟兽、鱼贝之利,西班牙人早即垂涎。 1632 年 3 月,有一船自鸡笼出帆向马尼拉航行,不幸漂至其地, 50 个船员(其中有西班牙人、中国人、日本人等)均遭杀害。于是西班牙人决心加以讨伐,乃派西班牙士兵 30 名及若干Cagayan土着兵前往烧毁其七村落,杀害住民约 11、12 名。但剽悍的原住民据深山险要,坚强不屈。 1634 年罗明勒(Alonso Garcia Romero)任鸡笼守将,再兴问罪之师,遣西班牙士兵 200 名、土番兵 400 名讨伐其地,有相当战果,并留若干兵士驻扎其地后凯旋。此次远征,使东北海岸地区置于西班牙势力之下,神父Garcia即入其地开始传教,并获有多数受洗者。于是北部台湾以及东部的一部分,均归属于西班牙势力下,宣教师们的活动範围也因而扩大。

三、荷西决战与荷兰获得台湾全岛主权

当马尼拉政厅占领台湾之初,西班牙人预计中国商船可能多数航来鸡笼贸易,同时也希望冷却已久的日菲关係(自 1628 年西班牙人在暹罗湄南河发生烧毁日本船事件后,日本对马尼拉政厅之感情极度恶化),能以此港为媒介,再度复活起来。然而,事与愿违,最接近中国的淡水虽已开港,但中国商船仍寥寥无几。再加上日本于1635年发布海外渡航禁令,使得鸡笼做为贸易中继港的价值大减,西人占领台湾之目的,已失其大半。且鸡笼气候不顺,移民与驻留的士兵因罹患风土病而死亡者颇衆,故自 1633 年有多数自由移民,纷纷回归马尼拉,西人据台的热情,日渐冷淡。

1635 年 6 月,柯奎拉(S. H. de Corcuera)被任命为马尼拉总督。他从在日本的传教士得到情报,知道对日贸易的希望已落空,认为占领台湾徒增马尼拉政厅的经济负担,已属不必要。乃决意专心征服菲律宾诸岛,而将台湾守备兵员减少,导致西班牙的台湾统治力相当薄弱。

1636 年淡水散拿(Senar)村民发生叛变,他们不但杀了神父、烧毁村庄和教堂,同时也向淡水堡垒附近的西班牙士兵偷袭,西人士兵 12 名及一些工人、妇女、小孩死亡,其他的人逃入淡水堡垒,死尸散在原地十二天,西班牙人不敢前去处理,因为「我们人数如此少,而敌人如此多」。

儘管如此,柯奎拉总督仍无意守护台湾, 1638 年他再下令破坏淡水的圣多明哥城,并精简鸡笼港一带的堡垒,最后甚至缩小圣萨尔瓦多城的防备。如此,于 1640 年左右,鸡笼城只留有西班牙兵 50 人、Pampang土人士兵 30 人、奴隶 200 人、中国兵 130 人,独守主城及堡垒一所而已。

1641 年,西班牙断绝与葡萄牙的政治同盟,荷兰认为必须把握此一大好时机,乃再度决心要将西班牙势力赶出台湾。荷兰的台湾长官确认能占领基隆的可能性之后,即向西班牙驻军招降,但遭到西班牙鸡笼守将波特里奥(G. Portillo)断然拒绝。波特里奥立将事态急报马尼拉政厅,并请求援军驰赴增援,但由于柯奎拉总督几乎不关心台湾问题,因此仅同意补充火药 2 樽、青年 4 人、土民 10 人、士官 2 人和水手若干人。此举使得守军士气大为低落,也导致敌军更易进行攻击。

台湾岛屿争夺史

此时,荷军已準备大举攻占鸡笼。 1642 年 8 月 17 日,荷军舰队司令官哈劳榭(H. Harousé)率战舰 5 艘及帆船数艘杀奔鸡笼,兵员共计为 690 人。同月 21 日,荷军于社寮岛东北角登陆,攻击圣萨尔瓦多城。当时,西班牙守军不过百人,加上Pampanga原住民佣兵 150 人和城内居民 80 人,在奋勇坚守 6 日之后,终于寡不敌众。 1642 年 8 月 26 日,西班牙鸡笼守将波特里奥被迫投降,而与荷兰缔结和约。条约内容如下:

    城主与士兵均解除武装,出城至修道院(当时社寮岛上有圣多明尼奥教堂和圣法兰西斯教堂)放置武器。个人除携带一至二包衣物外,不得搬走任何物品。传教士亦只能携带衣物出城。在其他命令下达之前,所有人等均宿泊于修道院。所有人等(计 446 人)均送往大员,并在接获进一步命令之前滞留当地,等待巴达维亚总督决定关于释放西班牙士兵之补偿金问题。

如此一来,西班牙遂结束其对台湾北部长达 16 年的占领。

本文摘自《台湾政治社会变迁史》一书。

台湾岛屿争夺史台湾政治社会变迁史
    作者:戴天昭出版社:前卫出版社出版日期:2019/05/08读册生活购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