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省生活

半夜里的最高指示让你笑不停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6-20

半夜里的最高指示让你笑不停

文革时期,半夜里经常有「最高指示」发表,甚至一週几次。一旦高音喇叭听到最高指示发表,全城的大人小孩全要爬起来,以最快速度赶往单位和学校。没单位的家庭妇女赶往街道革委会,然后人们敲锣打鼓上街游行庆祝。

那个高高在上的太阳,经常发出一些「最高指示」。不知为什幺,这些「最高指示」总是要等到深更半夜才传达到我们这里来。于是,人们不得不从睡梦中被叫醒,迷迷糊糊地敲起锣、打起鼓,有时还要燃放鞭炮,在举着写有「最高指示」大红纸的革委会头头带领下游行,以表达工人阶级对伟大领袖的「无限崇拜、无限热爱、无限忠诚、无限景仰」,并显示革命群众的伟大力量。

后来我们才知道,毛主席是白天睡觉,晚上办公的。他老人家晚上办公时做出的重要批示或说出的重要话都是「最高指示」,「最高指示」是不能过夜的,必须要及时通告全中国的人民。

于是,不管你是晚上快睡觉了,还是已经睡着觉了,突然从北京传来了「最高指示」,大家就纷纷从被窝里爬起来,到单位听传达,然后还要上街游行。如果天亮再传达,虽然看起来仅仅晚了好几个小时,却会被说成是关係到「忠不忠于毛泽东思想、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政治问题了。既然如此,谁敢怠慢?

一天夜里,我们电建公司的职工干部们游遍了整个青山区,穿过了所有的大街小巷,没留一个死角。走一路,喊一路,真是做到了「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当我们喊完口号再回去睡觉时已是凌晨时分了。

已经劳动了一天的工人们,在这黑灯瞎火的深更半夜里,人人无精打采,个个踉踉跄跄。折腾到半夜才回家,正在熟睡的老人小孩也都被搅醒了。

其实,中央文革小组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不然的话,革命旗手江青的权威从哪里体现?

记得有一次我们单位的革委会主任,事先安排宣传科的一位干部领着大家喊口号。这人嗓门大,喊声响亮,他整出两条口号,每条口号都分4次喊完,每次喊4个字。其中一条口号按顺序他是这幺喊出来的:「热烈庆祝」「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誌」「发表社论」。当然,他领喊「人民日报」,大家就跟着喊「人民日报」;他领喊「解放军报」,大家就跟着喊「解放军报」。若是这条口号改成「热烈庆祝两报一刊社论发表」,并一次喊完,也就不会闹出笑话了。

记忆深刻的还有一次是在1968年冬天,半夜,很冷。我们土建工地的年轻人,男男女女地来到了革委会门前,排好队,工宣队长领着,一边走一边喊,工宣队长举起胳膊喊一句,我们也举起胳膊喊一句,当然嘴里喊的话和脚下的步伐要基本一致才和谐。工宣队长喊:「热烈庆祝毛主席一个人有动脉!」,我们也喊:「热烈庆祝毛主席一个人有动脉!」;工宣队长又喊:「静脉!」,我们再喊:「静脉!」;工宣队长突然喊了个长句:「通过心脏进行血液循环!」,我们土建工地的人大都没多少文化,哪听过这样科学的句子,没喊齐,脚步也乱了。工宣队长喊:「重来!『通过心脏进行血液循环!』」,我们也喊:「重来!『通过心脏进行血液循环!』」工宣队长着急了:「妈拉个B,停下来,停下来。『重来』,不是毛主席的指示,是我说的。」……

那天晚上传达的毛老人家的最新指示是:「一个人有动脉,静脉,通过心脏进行血液循环,还要通过肺部进行呼吸,呼出二氧化碳,吸进新鲜氧气,这就是吐故纳新。一个无产阶级的党也要吐故纳新,才能朝气蓬勃。不清除废料,不吸收新鲜血液,党就没有朝气。」

「毛主席」与「一个人有动脉」之间应该停顿一下;「最高指示」后面也要后缀「的最高指示发表!」也许是文化水平不高,也许是人忙无智。到了,工宣队长也没有把「的最高指示发表!」这几个字说出来。

我们围着工地转了一圈,喊得鸡飞狗叫的,我的鞋都被踩掉好几回。互相有点意思的男女青年特别喜欢这种活动,黑灯瞎火的,你摸我一把,我拉你一下,玩得挺热闹,特别感谢毛主席。

那是个革命热情空前高涨的年代,做什幺事,我们都不愿意落在别人的后面,尤其是在政治活动方面更是如此。为了争取第一个赶到市革命委员会门前去报喜,许多单位都提前做好了準备,专门组织一批人,事先在单位里等着,只要等到「最高指示」一发表,就立刻行动,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去报喜。

晚上游行时,我们手举着纸糊的灯笼,上面写着「万寿无疆」「日月同辉」等字样。胸前挂个玻璃盘子大的主席像,衣服上戴若干像章,胳膊上戴袖章,肩上斜跨一个用红布做的宝书袋。这样装扮好,就可以敲锣打鼓,涌上街头游行了。有许多动作快的单位,还没等我们披挂整齐,人家那边已经锣鼓喧天了。

然而,并不是每天晚上都有「最高指示」发表,你总不能每天晚上都在那里守候吧。往往就在你终于懈怠的时候,「最高指示」突然就来了,真让人受不了。后来人们就改为重点守候,即只在「听说」当晚可能有「最高指示」发表的夜晚守候。再后来,人们实在经受不起这种折腾,终于不再在半夜里报喜了。

我有个同事被搞得烦了,就发牢骚:「毛主席怎幺老半夜三更髮指示,他老人家不睡觉啊?」结果立马被揪出来斗了个半死。

到了七十年代初期还有一次,半夜起来传达一条「人贵有自知之明」的「最高指示」。虽然这句没头没脑的「最高指示」让人听着感觉到莫名其妙,但也管不了这幺多了。反正只要是毛泽东说的话,理解的要庆祝,不理解的也要庆祝,在庆祝中加深理解。等到文革结束后,一些描写文革内幕的文章出来,大伙儿才知道,这句最高指示竟然是毛泽东那天晚上骂自己老婆江青的。秘书觉得这句话对全国其他人的老婆也有警示意义,就给传出来了。唉,当中国的领袖就是爽,连两口子吵架,天下草民都要贯彻学习、深入领会。

听舅舅说,在农村,也是这样,传达毛的指示不过夜。记得在一个深冬的夜晚,突然大喇叭里传来了毛的最新指示,堡子湾公社的党委书记,感觉天气太冷,就说,天太冷了,亮天再说吧。结果被告密,第二天立马被撤职。还有一次也是半夜传达毛的最新指示,内容为「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由于大喇叭声音嘈杂,听不清楚,再加上雁北人没打过鱼,不知道啥叫纲举目张,所以谁也闹不情最高指示的意思。这时生产队长的老婆从家里朦胧着双眼出来,口中念叨:「啥路线是个缸?缸揍个木匠?」引得大家哈哈大笑。因为队长老婆平时为人善良,大家才没有对她上纲上线。

我最后一次参加半夜游行,是因为听说「据北京301医院的医学专家,最新研究成果表明,毛主席他老人家完全可以活到一百五十岁,甚至更长。」为了这个特大喜讯,我们半夜起来先是在工地折腾了一阵子,后来又觉得这个喜讯实在是太重要了,领导凑到一起一合计,我们又半夜周游青山区进行了庆祝。

结果那次庆祝的人并不多。街上一片漆黑,静悄悄地一个人也没有。听到锣鼓声声,只有一个人从一间商店里探出脑袋来往外看了看,旋即把门关了。见此情景,大家只好悻悻然地回去了。

可惜他老人家太不争气,并没有像喜讯上说的那样活到一百五十岁,83岁就去见马克思去了。按说,我们中国人都是去见阎王的。

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可笑,那时全国人民都像精神分裂了一样。

2010-03-0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