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省生活

何必跟自己过不去,我善良不代表我必须自虐

作者: 来源:未知 2020-06-17

文/慕颜歌  图/Shutterstock

何必跟自己过不去,我善良不代表我必须自虐

别和小人过不去,因为他本来就过不去;别和社会过不去,因为你会过不去;别和自己过不去,因为一切都会过去。

――周立波,中国喜剧演员

 

「善良」的人往往习惯「追究自己」,彷彿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却没有想过, 其实别人并不需要我们的检讨和自责。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因为我们虽然长着不同的脸,但都有一颗自卑的心。

其实,一个人会怎样表现自己,取决于他「被看见」的经验和运用知识或技巧让自己「被看见」的能力。如果别人喜欢你最真实的一切,你就会真实地活着; 如果别人只能看到你的某一面,你就会执着于这一面的存在方式;如果你怎样做都很难被看见,你就会练就察言观色的本领,为迎合任何人的心理诉求,随时调整自己展现存在感的方式……

虽然我们每一个人,都渴望着被看见,被听见,但社会和家庭无一例外地教导我们,要看别人想要的东西,说别人想听的话,满足别人的需求后,自己的需求才有可能被满足。一旦某些需要和欲望被阻断,我们自己或身边的人都会下意识地给我们灌输这样的信念:你没有满足别人的期望,所以才在这段关係里受到了伤害。因此你要「向内观察」,也就是说「要反省自己的过失,一切都是你不够好导致的」。

这是社会特有的自上而下、多点连接的关係依赖产生的结果。

必须要洞察得足够多,拥有更多可以依赖的关係,我们才有可能获得更多、更好的资源,让自己拥有更多的安全感。

也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争取到更多的「被看见」…… 

于是,社会上出现了一种极为特殊的「自省文化」―大家都用「反求诸己」、「向内观察」来「消灭」我们的自我意识。是的,只要我们和外界有了摩擦,那一定是我们自己错了,我们「要追究的是自己」。

在「追究自己」形成的主流文化里,我们从小就被教导如何单向对外而不是对内,为了对外,甚至不惜消灭自我意识。连佛教的「向内观察」修行,也是如此。所以台湾作家龙应台的一段话才如此打动人:

我们拚命地学习如何成功冲刺一百米,但是没有人教过我们:你跌倒时,怎幺跌得有尊严;你的膝盖破得血肉模糊时,怎幺清洗伤口、怎幺包扎;你痛得无法忍受时,用什幺样的表情去面对别人;你一头栽下时,怎幺治疗内心淌血的创 痛,怎幺获得心灵深层的平静;心像玻璃一样碎了一地时,怎幺收拾?

奇怪的上下级关係、奇怪的夫妻关係、奇怪的医病关係,以及其他各种奇怪、不自在的人际关係,无一不是这种「族群意识」洪流中的产品。

当你被逼着一直看外面,而不是看自己时,只好压抑。

当所有关係带来的伤害都成了你自己的罪过时,只好委屈。

从来没有人告诉你,一切都不是你的错,至少不只是你的错。

真正的向内观察是:照见自己在关係里的渴望与压抑,照见那些所谓「妄想颠倒」的念头背后的本质。

当你能坦然对内时,才有可能真正愉快地对外。

因此,向内观察不是让你去看自己的不完美,而是让你知道自己原本完美, 是环境使你的某些认知方法处于盲人摸象状态,无法真正看到全部,所以你的某些心智反应模式或行为逻辑也和绝大多数人一样,非常容易让自己受伤。

是「向上负责和向外负责」的整体环境,让你迷失了自己。

你并没有错,只是大家都被自己困住。

我们的主流文化让大家都被自己困住。

记得看过一个关于医病纠纷的例子:

一个在纽约某医院工作三年的护士玛丽,因为气候异常,住院病人激增,忙乱中发错了药,幸好及时发现没有造成伤害。不过医院管理部门还是展开了严谨的究责行动。他们从护理部电脑中调出最近一段时间病历纪录,发现「由玛丽负责的区域病人增加了三○%,而护士人手并没有增加」,玛丽工作量变多,过度劳累才会犯错,人力调配失误,这是原因之一。

随后又问及人力资源部,得知玛丽的孩子刚满两岁,上幼稚园不适应,整夜哭闹,影响了玛丽晚上的休息。调查人员询问后认为「医院的心理专家没有对她进行辅导,而失职」。

管理部门甚至向製药厂究责。但谁也不想发错药,一个熟练的医生是不太轻易开辨识度低的药品。于是,管理部门把玛丽发错的药放在一起进行对比,发现几种常用药的外观、颜色相似,容易混淆,便要求製药厂改变常用药片外包装, 或改变药的形状,减少护士对药物的误识。

随后,医院心理专家专门拜访了精神紧张的玛丽,让她不用担心病人赔偿问题,保险公司会解决,还与玛丽夫妻探讨如何照顾孩子,并向社区申请给予她十小时的义工帮助。玛丽下夜班,义工照顾孩子,以保证她能充分休息。同时医院特别批准她「放几天假,帮助女儿适应幼稚园生活」。

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边呢?

主管大概会率先训斥玛丽:「妳怎幺能犯这种低级错误?现在医病关係这幺紧张,医院没错还天天被人批判呢,妳这不是给医院找麻烦吗?」然后,护理部召开紧急会议,最后,为了对病患负责、对护理部负责、对医院负责的态度,扣发玛丽当月奖金,全院通报批评。

接着,如果病患刁蛮,还会滋事生非,媒体也会以此大做文章,义正词严地批判:「忙就可以出错吗?如果这样的话,外科医师忙,手术就可以失误吗?麻醉师忙,就可以给错麻醉剂量吗?教师忙,就可以误导学生吗?司机忙,就可以送乘客到错的地点吗?......」

甚至可能有类似<护士只顾自己的孩子,却给病人发错药>的新闻报导纷纷出来,将矛头直指护士本人。缺乏理性看待社会问题的精神,是很难让我们有自觉去看待别人眼中的情怀。

很多所谓的「向内观察」,野蛮地逼我们承认:因为欲求不满而产生的怨与恨都是错的,彷彿我们不应该有爱恨情仇;彷彿我们不应当生而为人;彷彿我们没有任何资格感觉自我的存在一样,但这不过是对生命本质需求的极不尊重罢了─你要知道,如果我们不选择喜怒哀乐,爱恨纠缠,我们就不会选择生命。

既然已经入了生命的局,顺从生命,是超越生命桎梏的唯一办法。

如果真有一种所谓的「能够重塑自我人格,到达内在圆满、思维通透」的方法─那这种方法,恐怕只有奇人异士或经历起伏跌宕的人,才有可能修得,进入一个「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伪通透境界。可其间有多少是无奈接受的, 有多少是真正放下的,恐怕只有那些自称很有修为的人自己知道。

而一个令人不得不叹息的真相是:我们最缺少的恰恰是「向内观察」。

真正的内省是每一分每一秒里随时抽离,看自己肉体的执着点、痛点及释放点。但这需要我们澈底梳理自己,重建认知逻辑,而不是去听信什幺单一学科或某个名声虽大却只有半调子专业知识的专家。

你首先应该看见自己,而不是追究自己,不是在你受伤后做人生的「负评师」, 跟着别人说什幺「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而是应该学会看清「我」这个本体是如何在任何一段关係里存在的。你在那段关係里真正需要的什幺,那里的恩怨牵念,为何会让你欢喜、让你忧。无论你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已婚还是未婚……  也无论你是上级还是部下,为父母,为子女,还是为伴侣,所有关係里的痛苦与快乐,都在照见你的伤口。是的,包括快乐都在告诉你自己对关係的依赖,都在告诉你要化解自我与外在的冲突。

所以,你需要看见的是你自己,别再单向地关注世界,别再随波逐流地用「消灭自己」的方式赢得「关注」,别再跟自己过不去。我们是自己的亲历者,解放自己的路,丝毫无法假手他人。我们可以善良,但是我们不能总受了外伤还受内伤。我们要保持自己的善念,但我们的柔软不能任意让别人糟蹋。

自己在岸上,才能救水里的人。真正的善良只与原则有关,和无私奉献多少无关。不要和自己做敌人;不要活在别人的砧板上与牙齿里。你值得善待自己, 也值得拥有他人的善意,不要虐待自己,否则别人只会更加变本加厉地虐待你。

本文出自《你的善良必须有点锋芒2》采实文化出版

 何必跟自己过不去,我善良不代表我必须自虐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相关文章